路边杨杳

羡慕那些真正有灵气的人
山水一眼辗转成风月
苍生在他们的眼里只剩怜爱
而我们这些没灵气的普通人
光是透过他们的作品窥探到风月一霓 都让我足够鼓舞欣喜
——诗人骨头架

欢迎私信找我唠嗑!(我真的十分好相处!)
高三理科狗一只!有时间就为爱发电!
MY BABY @轰焦冻次打次汁鱼 ❤
头像是汁汁大宝贝儿画的!我要吹爆她!

[胜出]gardenia(715生贺)

爆豪胜己×绿谷出久
花纹症×双向暗恋

绿谷有些奇怪,最近总是能闻到一阵花香——而且似乎是爆豪身上的。那种的味道并不浓郁,好像是...自己最喜欢的栀子。

他忍不住抬头看了眼坐在他前方的少年。不可能啦!像小胜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用香水呢?

 

“爆豪,最近你身上怎么这么香?”切岛正躺在床上打游戏,看见刚进宿舍的爆豪,忍不住吐槽“难道...”他突然坐起来“你有女朋友啦?”

“闭嘴狗屎头!”爆豪把脱下来的外套丢到切岛脸上“我喷了香水不行?”

“爆豪你变了”旁边的上鸣一脸惊讶的看着他,像在看一个稀奇的物种。

“哈?”爆豪揉揉头发“你们别瞎想,我真没...”

“变得跟青山一样了!”

“去你妈的!”

 

“嘶”脱下衬衣,疼痛让他忍不住呻吟出声。金发少年裸露着上半身,他扭头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身体。从尾骨蔓延的花序由下逐上密密麻麻爬满了大半个后背。

“该死的”他反手摸着身上的花纹“是花期到了吗,最近长得也太快了。”

 

去年秋天开始,爆豪突然感觉自己的尾骨有些酸痛,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太劳累了,后来疼痛感越来越强烈,他就在洗澡的时候就特意看了看镜子——这种事情只有切岛才干得出来!对着镜子看一丝不挂的自己,多少都会有点羞耻吧?

“靠”自己背后长得什么玩意?爆豪整整用掉了一整瓶牛奶味的沐浴露,用香皂抹了又抹,但那些花纹就像是长在身上一样,顽强的很。

这要是被人知道爆豪胜己背后纹着花,那还不被笑死!

 

爆豪见没效果,气的火冒三丈。但气也没用,那花纹就在那里,而且每天都在生长。

 

“背后莫名其妙长花纹怎么消除?”他输入这个问题,试图去网上找寻答案。

“花纹症?”他点开链接“暗恋对方的那位,从身上尾骨处皮肤开始,会有暗恋的人喜欢的花朵的花纹...”

“暗恋还是个病了?”爆豪气愤的关掉手机,过了两分钟又划开屏幕。还没看这玩意怎么去除呢!

“被暗恋的人亲吻尾骨。”

“这什么鬼病啊!”爆豪在内心暗骂一百遍“病状还说的这么玄乎。”

 

“要老子暗恋的人亲吻尾骨?这种事怎么可能!”

“反正不是什么大病,又不会死...”他的眼睛滑到了底端“否则最终会全身铺满花纹,花朵会真的脱离宿主,最终宿主消散为花朵。即开即逝。”

“这玩意还他妈会死人的啊!”

 

自己暗恋的人...爆豪眼光黯淡下去。亲吻尾骨?他恨我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为我做这种事情?

 

要不还是等死好了。

 

七月正值栀子的花期,身上开始隐约有些花香,一开始还可以用自己的甘油气味遮盖一点,现在越发浓郁了,而且灼痛感也让他痛不欲生。

等到植株枯萎,我就会死掉吗?洗完澡的爆豪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防止自己的味道散发到外面。

 

做不到,向废久坦白自己的感情什么的,根本做不到啊!

 

“呐小胜”绿谷终于下定决心邀请爆豪去参加自己的生日聚会,无意识的碰了碰他的肩膀。

“嘶,别动。”花纹已经蔓延到肩膀,被人一碰,更是加倍了痛感。爆豪下意识打掉了他的手。

“啊啊对不起!”绿谷看到他过激的反应,心生疑惑,自己明明只是轻轻地拍了一下啊,不至于吧...小胜,果然是讨厌自己的呢...

“有事就说,看到你这张蠢脸就烦。”爆豪把头扭到一边。

“嗯...明天是我的生日,想邀请小胜一起参加的。可是你最近好像很累吧,不用勉强,就当我没...”

“啰嗦死了,我会去的。”

“诶?”
“我说,我会去的。”

 

生日聚会地点就在绿谷家。爆豪有点难受,花纹已经往手臂生长了,光是抬起手就很疼。

都已经答应那个傻子了。他叹口气,无奈的笑笑——听到自己答应去的时候,废久那家伙,笑的真开心啊。

他打开衣柜,挑选了一件长袖衬衣。虽然是夏天,但是为了遮住身上的花纹,也是没办法的事。

 

“天呐,爆豪居然也会来?”御茶子小声对饭田说“他真的不是来小久生日会搞破坏的吗?”

“我听到了大饼脸!”爆豪手里有些火花,但随即又消失了“我搞不懂,你们觉得我跟废久关系真的那么糟糕吗?”

御茶子害怕的点点头,又摇摇头。

 

“啧”爆豪难得没跟她计较,插着裤兜走开了。

 

“嗨爆豪”切岛拉过他的手臂“这么热的天还穿着长袖,你热不热啊?”
“我靠你别碰我!”本来就要装作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就够累了,这个蠢货还非要踩地雷——疼得钻心。

“额”切岛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看着爆豪生气的背影,尴尬的站在原地。

 

撑不住了,直接把礼物给废久就走吧。

 

“喂,废久。”

“啊,小胜你来了啊!”绿谷露出他的招牌笑容“你能答应参加聚会真是太好了!多待会再走吧?”

“...不必了,你跟我来。”

 

他拉着少年温暖的手,走进了卧室。

“诺”他递过来一个纸袋。

“什么?”绿谷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你上次不是说想吃草莓大福吗?我去看望朋友,他自己做的。”

怎么可能,明明是自己花了一天时间研究才做出来的。

“小胜居然记得这些!呜哇!”绿谷兴奋地直接扑到了他身上。

爆豪冷不防被推到了床上,整个后背都和绿谷欧鲁迈特的床单来了个亲密接触。

“嘶...疼疼疼...”

“小胜,你这里怎么了?”骑在自己身上的少年指着他裸露在外的锁骨,爆豪下意识低头看了看——怎么连锁骨都长满了花纹?!

“我...昨天才纹的。”他故意避开了绿谷的视线。

“骗人!小胜才不会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而且...”他俯下身子,在爆豪颈间嗅着“纹身会有栀子花香吗?”

 

“你知道那么多干嘛?”爆豪急了,推开他“我要回家了。”

“撕啦”

白衬衫被扯开,长满花纹的后背完全暴露在绿谷的视野里。

“这...这是什么?”绿谷有些结巴。

 

“啧..本来不想说的。”

 

“花纹症?”绿谷眨巴着眼睛,半信半疑的听完了爆豪的描述“必须要暗恋的人亲吻尾骨吗?”

“麻烦死了,谁会知道暗恋是种病呢。”爆豪无所谓的摆摆手“反正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我就等死吧。”

“小胜那么优秀,我要是那个女孩子,一定会同意交往的!”绿谷脸色有些潮红,随即小声说道“只可惜,小胜暗恋的人并不是我...”

 

“不可能的,他不会答应这么无理的要求。”爆豪没有听到他的呢喃,他站起身扣好衣服,打算离开。

“诶?”爆豪突然感觉自己的腰身被搂住,尾骨处被两片柔软的东西触碰了一下,疼痛突然消失了。

“你...”

“我喜欢小胜!”绿谷把自己的头贴在爆豪的腰窝,他并没有察觉花纹已经在慢慢退散“请小胜也试着喜欢我吧!我...我不会让小胜在这么痛苦下去...”

 

“唔”爆豪没有犹豫的转身捧起绿谷的脸,吻住了他还在喋喋不休的嘴。

“小胜?”吻毕,绿谷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摸着自己的嘴唇,惊讶于那个出乎意外的吻。

“没啥,就是暗恋你呗。”

 

END

感觉写毁了...明明是个很有意思的梗...

还好赶出来了,明天又要补课了!

ps标题为栀子花的英文

评论(7)

热度(110)

  1. 杨谲路边杨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