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杨杳

羡慕那些真正有灵气的人
山水一眼辗转成风月
苍生在他们的眼里只剩怜爱
而我们这些没灵气的普通人
光是透过他们的作品窥探到风月一霓 都让我足够鼓舞欣喜
——诗人骨头架

欢迎私信找我唠嗑!(我真的十分好相处!)
高三理科狗一只!有时间就为爱发电!
MY BABY @轰焦冻次打次汁鱼 ❤
头像是汁汁大宝贝儿画的!我要吹爆她!

[胜出]绿谷出久的初恋乐园(ABO)

出轨/暴力/反社会/ 要素有,不适者注意避雷

17岁B咔×23岁O久

ooc属于我,有原创人物,禁止ky

简介:你他妈在害怕什么?怕被他发现吗?怕我嫌你脏吗?老子说了不管你曾经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Cheaper 1

“啊,打扰了”爆豪光己对面前的男人鞠躬,看见旁边的少年不为所动,强忍着怒意按下他的头“快跟老师问好。”

“都说了不许摸我的头!臭老太婆!”

“这小子脾气有点暴躁,还请多多包涵。”

“那是自然。”渡边信微笑着,“请进来坐坐吧。”

爆豪没说话,那个男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眼睛里流露的满是说不清的暧昧和欲望,果然——让人不爽。

整个屋子里透着一股奢靡的气息,没有一丝生气。

“渡边老师是一个人住吗?”

“啊”渡边信犹豫了一下,像是在掩饰什么“我是独居。”

“这样啊,像您这样的人应该会有很多仰慕者吧?”

两人尴尬的拉着家常,爆豪有点烦躁,也懒得听他们寒暄。

“喂,你们慢慢聊。”

他干脆起身离开客厅,赏玩起房间里的珍宝。

“这孩子!”

“没事的,光己太太,我去看看。”

踱步到二楼,气氛更压抑了,却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哈...啊...”微小的喘息声透过门传到耳朵里,爆豪身后猛的激起一阵战栗。

这个房间,好像还没进去过。

他伸出手欲推开,肩膀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按住,“爆豪同学”渡边俯下身子在他耳边轻声警告“好奇害死猫哦。”

温热的鼻息搔弄着少年敏感的颈窝,成年男性的压迫感让他倍感恶心。

“啪”他利落地打掉钳制着自己的手“谢谢老师的提醒。”

渡边望着爆豪下楼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他轻轻的敲敲门,呻吟声便停止了。

门背后的人在惧怕,求生欲让他将痛苦生生的咽回喉咙。

“乖孩子。”

“我说你啊,对渡边老师是不是有什么偏见?”拜访完后,这是光己对儿子说的第一句话。

爆豪没有回答。

“人家可是高材生,他还说希望你可以多去向他请教呢。”

“烦死了!罗里吧嗦的!”

这种斯文败类,为什么每个人都被他迷的神魂颠倒。什么独居?还不是金屋藏娇?

爆豪不想和渡边信这个人有过多的交流。非要说个原因,大概是他太虚伪了。

作为学院里最受欢迎的Alpha老师,爆豪当然有耳闻。每天身边都簇拥着一群Omega,渡边到也来者不拒,一边树立自己伟大的教学形象,一边保持着和众多学生暧昧不清的关系。

要不是他搬到自己的小区里,还打算将自己已婚的消息瞒多久呢?

爆豪闭上眼睛,任凭水流从头顶漫过全身。

“爆豪同学。”

“啧。”本想低着头假装没看见,那人却走上前来堵住他的去路。

“如果有不会的功课,随时来办公室找我哦。”

“老师要是没事的话,我先走了。”爆豪面对渡边热忱的邀请,冷冰冰的回答,没给好脸色。

“这么冷漠啊,是老师做错了什么吗?”渡边慢慢靠近他,逼至角落。

“嘶!”爆豪有些庆幸自己分化成了beta,闻不到那该死的信息素,他面无表情的猛踩住渡边的皮鞋,抬起头轻蔑的看着他“抱歉啊”他又加了几分脚上的力度“我对老师,不感兴趣呢。”

“希望您以后少打我的主意。”

妈的。

想到这里,爆豪睁开眼单手撑住镜子。水雾氤氲上升,手掌和玻璃接触的地方逐渐晕开,水珠沿着镜壁缓缓滑落。

反向flag?

住在一栋楼,作息还一样,想不见面都难。

不过经过上次拜访,得知了他最重要的秘密,这个混蛋会对自己怎样呢?

他顺手拿起旁边带着皂香的浴巾,将它简单的围在腰间。

总之还是多避免正面交流吧。

“靠”

这是爆豪第三次被楼上的声音吵醒。睡眠浅的他不满的从床上坐起来,揉揉头发“这他妈才三点!”

从一点开始,楼上就不断传出奇怪的声音,一直持续到现在。精力也太好了吧?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怒意冲昏了头脑,爆豪带着混沌的脑子穿上拖鞋就往楼上跑。黑暗中他并没有看清门牌号,只是寻着声音。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房内的运动,声音停了下来,可是并没有人来开门。

“咚咚咚”爆豪又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手上的动作。

大约一分钟之后,门打开了一条缝,露出一双深邃的绿色眼眸。

“有...有事吗?”他颤抖着声音紧咬下唇,指甲不断在门框上摩擦。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爆豪对上那人躲闪的眼神,里面透出的绝望和无助让他从睡意中突然清醒——是他。

TBC

——————

这篇半个月之前的文为嘛会被屏蔽啊!!






评论(13)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