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杨杳

羡慕那些真正有灵气的人
山水一眼辗转成风月
苍生在他们的眼里只剩怜爱
而我们这些没灵气的普通人
光是透过他们的作品窥探到风月一霓 都让我足够鼓舞欣喜
——诗人骨头架

欢迎私信找我唠嗑!(我真的十分好相处!)
高三理科狗一只!有时间就为爱发电!
MY BABY @轰焦冻次打次汁鱼 ❤
头像是汁汁大宝贝儿画的!我要吹爆她!

[轰出]その歯で私を砕いて

Fork&Cake世界观×【甜食】
@轰出产粮号
Cake——天生就[非常美味]的人类。对于Fork来说,像是最高级的蛋糕,犹如甘露般的存在。全身除开毛发与指甲(但如果与其他部位一起食用也会有甜美的味道),都能够成为美食,如:眼泪、唾液、精夜、皮肤血肉.....而且每个Cake的味道都有所不同,对于Fork来说或许就像是[巧克力、鲜奶油、焦糖.....这样有着不同的味道。眼泪、唾液、精液也像是果露一般甘甜。除了能被Fake品尝到美味,和普通人没有区别。
(许多Cake是在遇到Fork之后才知道自已的身份,并且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味道。)

Fork——能够感受到Cake之美味的人类。大多数都后天性失去味觉。在没有味觉的世界里生存着的他们,在遇到Cake时,就会本能的产生[好想吃掉Cake]的欲望。Cake的一切对于Fork来说,都是甜美的诱惑。一但被社会判定为Fork,就会被社会视为[预备杀人者] (因为曾发生过Fork捕杀Cake事件,但是是极少数),所以很少有Fork主动暴露自己。除了后天性失去味觉和在食用Cake时能感受到美味以外,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有许多Fork会因为想吃掉眼前的Cake欲望太过强烈,而失去理智发挥出超出平常体能的案例,但是也有意志顽强的Fork理智冷静的对Cake进行捕食)

      *:只有极少数Foke与Cake会结为伴侣。
      *:Foke不品尝Cake不会发生什么,顶多一直过着没有味觉的生活。同样Cake不被品尝也不会发生什么。
      *:世界上有着Cake与Fork以及普通人,三类人的存在。
      *:前两者是被食用与食用的存在,也是被捕食者与捕食者的存在。
      *:对Fork来说Cake是至高无上的美味。
      *:Cake为了防止被Fork捕食会在身上的关键点贴屏蔽贴,每个Cake身上的关键点不同。
      *:Cake是被社会保护的。

凉意顺着褐色液体游走于舌腔内,齿间弥漫着爱尔兰冰咖独特的香味。
“味道怎么样?”轰冬美一脸期待的看着对面正在读晨报的少年。
“加了薄荷叶。”轰焦冻放下陶瓷杯“我很喜欢...”声音戛然而止,喉结上下翻滚着——能感受到的,只有凉意而已。

“我先走了。”
“诶?还早哦...”轰冬美有些疑惑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小声呢喃,漫不经心的收拾着餐桌,抬眼瞥见了摊在桌上的报纸。

“Fork通缉令?说起来,最近有很多Cake都被捕食了呢...真可怕。”

“居然对所有Fork下达通缉令?”轰坐在图书馆角落翻着书,本来想平静一下心情,结果脑子里全是刚刚看到的新闻“政府是疯了吗?”

“那个...不好意思...”旁边传来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这个位置有人吗?”

是错觉吗?在空气中竟然嗅到了一丝特殊的味道,若有若无的萦绕在鼻尖,径直钻进心窝里,痒痒的——是甜味吗?

轰摇摇头,替他拉开椅子表示旁边没有人。
“谢谢!”绿发少年甜笑着“我比较习惯坐在角落,很安静呢。”
“哦...”轰没有看他,那种甜丝丝的感觉已经将他理智一点点冲垮——好想进食!

“怎么了?”绿谷发现旁边的少年有些奇怪,他听见那人拼命抑制住的急促呼吸声,便扭过头担心的看着他“哪里不舒服吗?”
“你跟我来一下...”轰突然抓住他的手“我好难受。”
“诶?”

“砰”
轰用力关上门,将绿谷逼至墙角“Cake?”
“我...我不是...我帮你叫人来...”他小声的辩解着,额头上冒出细汗,欲推开轰想要找个借口离开。
“骗人。”触碰到颈后柔软的质地,轰轻松将屏蔽贴撕掉。
巧克力浓郁的香味迸发而出,整个小隔间都包裹着提拉米苏甜腻的奶油味。

“撒谎的孩子,是要被吃掉的哦?”
“不要...不要...”绿谷的声音有些颤抖,透露出内心对Fork的恐惧。
自己明明贴了屏蔽贴,怎么会被发现?
“呜...求求你...不要吃掉我...”生理盐水已经控制不住了,顺着苍白的小脸滑下。

“啊...不要舔...”温热的舌尖卷走眼角的泪珠,原本苦涩的液体在少年嘴里却是最甘甜的果露。
绿谷只是个未经人事的男孩子,哪里经的起这般撩拨。他的腿有些发软,腰身紧贴背后的瓷砖却被那人一把揽在怀里“呜...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死...”

可惜Cake无力的求饶只会让Fork更想占有他。

轰的脑子被少年身上散发出的香甜信息撞的七荤八素,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好想吃掉他!

“唔!”绿谷瞳孔突然皱缩,嘴唇被覆上柔软的两片,舌头强行撬开他的贝齿,在他嘴里游走。

巧克力的馥郁夹杂着乳酪和鲜奶油的稠香让人欲罢不能,轰干脆闭上眼仔细品尝。
甜以及它所能唤起的种种错综复杂的体验,交糅着,一层层演绎到极致。

越是挣扎,陷得越深,散发出的味道越浓郁。绿谷知道自己今天大概是要被吃干抹净了,想到这里,眼泪又忍不住往外涌。

“啵”唇齿分离,津液牵出几根银丝。
“别哭啊,多浪费啊。”轰小心的舔舐着他的猎物“你还是笑起来好看点。”
“你...呜...是不是要吃掉我了...”绿谷哽咽着,胸膛跟着呼吸一起一伏“我...我真的不好吃...”
“谁说要吃掉你了?”轰捏着捏绿谷的下巴“这么可爱的食物当然不能一口气吃掉。”
“啊...我...你要肢解我吗?呜哇...”绿谷听到这话,鼻子一酸,哭的更大声了。
“你们Cake对Fork是不是有什么误解?”轰被气笑了“谁会把你吃的渣都不剩啊?”

他松开手,从绿谷荷包里拿出新的屏蔽贴“知道这个怎么用吗?”
“我的屏蔽贴...这么在你这里!还给我!”这个混蛋!难道要以这个来威胁我?
没有屏蔽贴的Cake不就相当于任人Fork宰割了吗!

“我说你啊——”轰捉住绿谷乱动的小手,将白色小贴片贴在了他白皙的手腕上。
“这...?”绿谷愣住了,一脸迷茫的看着他。
“不知道自己的敏感点就乱贴,还好这个屏蔽效果好,就算你贴错位置也只会露出一点味道。”

“为什么这么做?”绿谷摸着手腕上的屏蔽贴,稍微有些安心了“现在放我走就不怕我打电话给政府吗?”
“不是所有的Fork都以捕杀Cake为乐。但我们也是人,也需要进食。Cake只不过让我们得到了味觉上的冲击”他有些遗憾的看着绿谷“你都不知道自己多可口。”

“诶...”绿谷的脸突然通红“不要说这么让人害羞的话啊!”
“算了”轰舔舔嘴唇“尝过一次也算是不遗了。”

“等等!”绿谷拽住他的衣袖“不嫌弃的话,请和我交往吧!”
“哦?”轰绕有兴趣的靠近他“我可是Fork,能随时吃掉你的哦?”
“可是...我觉得你很温柔啊,和那些Fork不太一样...”他抬起头,鼓起勇气“而且刚刚的行为,我并不讨厌哦!”

“这样啊?”轰单手撑住墙壁,将绿谷圈在墙角。他贴近少年的耳旁“不知道你的精液是什么味道的呢?”

END

————————
写的比较匆忙所以剧情推得巨快!有时间会二改的!
问了汁汁大宝贝儿小久是什么味道,最终敲定[提拉米苏]XD
Cake& Fork世界观跟ABO差不多,详细解释均出自网络!










    

评论(12)

热度(135)

  1. 杨谲路边杨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