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杨杳

羡慕那些真正有灵气的人
山水一眼辗转成风月
苍生在他们的眼里只剩怜爱
而我们这些没灵气的普通人
光是透过他们的作品窥探到风月一霓 都让我足够鼓舞欣喜
——诗人骨头架

欢迎私信找我唠嗑!(我真的十分好相处!)
高三理科狗一只!有时间就为爱发电!
MY BABY @轰焦冻次打次汁鱼 ❤
头像是汁汁大宝贝儿画的!我要吹爆她!

[轰出胜]日界线(1)

出轨/反社会 要素有 注意避雷!
胜出未公开交往 轰→久 无个性 私设有
简介:你一边背着我偷腥偷摸,一边却还在叫我亲爱的。
Cheaper 1

“那么,绿谷先生对轰先生是什么感觉呢?”
“啊...”绿谷对这样直白的问题似乎早有预料,他将身子凑近旁边的轰,仰起头甜笑看着他“轰是我最重要的人哦。”

太近了,甚至能看见对方脸上细小的绒毛。这句话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生根发芽,开出娇艳欲滴的禁忌之花。像吃了奶油糖果一般,好甜好甜的。

“啊啊啊啊啊”
“轰出女孩哭泣啦!”
“怎么可以这么甜啊!”
台下的粉丝高举着印有双方名字的牌子,尖叫声和哭泣声混杂在一起。

主持人也有些激动“请问你们私下关系也很好吗?”
“当然啦,轰还会给我做我最爱的猪扒饭呢!”

“喂绿谷!”耳机里突然传来男人有些恼怒的声音“别太过了,让轰圆场。”
轰显然也听出了经济人的不满,他叹了口气“了解。”

最后访谈还是圆满结束了,虽然事后绿谷被经济人狠狠训斥了一顿,但是他仍旧笑嘻嘻的“可是这都是事实呀!这样做,不是会给你们带来更多利益吗?”
“你!”经济人被呛得说不出话,他激动的站起身,手指着绿谷脑袋“人红是非多知不知道?真闹出点什么,还不是老子给你们平息舆论?”
“够了,以后会注意的。”轰将他的手按下,瞥了眼桌上的合同,拉着绿谷快步走出了隔间。

“轰君也是这么想的对吧?”绿谷捧着轰给他买的栀子花奶盖,小口小口的抿着。

是甜的吧?
奶盖上的泡沫沾了一圈也浑然不知,轰盯着绿谷的唇角,竟然有一瞬间,想亲吻上去。

“轰君?”绿谷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问你话呢?”
“啊,抱歉。”脸上留下少年指腹的温度,沉浸在自己幻想里的轰被戳醒,回过神来“你刚刚问什么?”
“哈哈,轰君真是的!算了算了”看到轰的反应,绿谷笑着拍了怕他的肩。

“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结束后两小时,各大媒体已经开始用这次的访谈大做文章,毕竟对象都是刚兴起的流量小生。
刚出道的绿谷出久和轰焦冻原本只是选秀节目里的互不相识的两个少年,节目组靠炒cp蹭热度。再加上长相不差性格也受大众喜爱,自然有很多cp粉为了他们花钱。

“轰出在线发糖”
“绿谷出久深情告白轰焦冻”
“轰出石锤!各位姐妹们都给我哭!”

轰焦冻倚在窗边,刚洗完澡头发上还挂着水珠。他握着手机,瞳孔里倒影出的浏览内容。一页页划过,他的嘴角情不自禁弯起一丝弧度。

“好喜欢出久小天使嗷!他太可爱了!”轰看见这条评论皱了皱眉,顺手回了一句“可惜他是轰焦冻的人哦!”

真是的!自己也太幼稚了,诶?

“今天访谈的衣服绝对是情侣装吧!出于私心p了两个小哥哥的结婚照,喜欢自拿哦!”

图片上的两个人穿着黑白反色的衬衣,胸前别着名牌,袖口的纽扣是金色五角星。绿谷歪着头笑得很开心,自己一脸宠溺的看着他。

原来当时流露出了这样的表情吗?

他长按图片,弹出来一条提示——
“是否保存图片”
“是”

温柔的黄昏带着薄薄的凉意,大多数人这个时候忙着回家做晚饭。戴着口罩绿发少年警觉的看了看四周,拐进一条小巷。

接通的那一刻,混乱的心跳才逐渐恢复正常频率。

“喂,小胜。”

“调情调完了?”少年强压着怒火的声音从话筒那边传到绿谷耳朵里,他的身体轻轻颤动了一下。
“小胜说什么呢,当初我参加这个节目的时候,还特地问过你的哦。”
“你跟老子说过要绑cp?”
“...这也是没办法的嘛,签了合同等于卖身契。”
“别他妈忘了你是有男朋友的人!整天跟那个阴阳脸腻腻歪歪的,你让老子怎么想?”
“我...”
“三个月,这是你第一次给我打电话。”
“一进去节目组就把手机没收了嘛...今天做访谈才有机会拿到...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小胜你啊!”
“你这个废久...”爆豪的声音突然温柔“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呜...”绿谷听到这话,声音有些哽咽“我也想你啊...啊对了!马上是小胜的生日啦,在忙我也要溜出来给你庆祝的哦!”

“人呢!该回公司了,记得上交手机。”
远处传来经济人的怒吼,吓得绿谷赶紧擦擦眼泪“我要回去了小胜...先挂...”
“等等”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私下少和轰焦冻这个人接触,想吃猪扒饭你回来我天天给你做。”
“小胜疑心太重了啦,我和...”

“快点!”
“啊啊来了来了!我最爱小胜啦!”

一阵忙音。
爆豪盯着已经黑屏的手机,脑子里全是头条里粉丝杜撰的消息。

如果公开的话,只会给废久那个家伙带来困扰吧?
抬眼,两人的合照撞进眼里。天色已经完全暗下去了,风带着凉意从领口窜进,在炙热的胸膛上划着圈儿,一圈又一圈。

街灯一盏一盏点亮了夜,暖黄的灯光拉长路人的身影。他们都低着头,只顾自己的莽撞前进,碌碌又匆匆。

爆豪抽出一支烟,放到嘴边却突然一顿。

“唔哇小胜你抽烟啦!不许亲我!”

犹豫了许久,火光还是点燃了烟卷。香烟的味道令人厌烦,它们随着尘埃起舞,紧紧的扼住了少年的喉咙。

如果重新来一次,我会选择做恶人。

TBC
————————

轰刷微博用的是小号XD

评论(4)

热度(117)

  1. 杨谲路边杨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