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杨杳

羡慕那些真正有灵气的人
山水一眼辗转成风月
苍生在他们的眼里只剩怜爱
而我们这些没灵气的普通人
光是透过他们的作品窥探到风月一霓 都让我足够鼓舞欣喜
——诗人骨头架

欢迎私信找我唠嗑!(我真的十分好相处!)
高三理科狗一只!有时间就为爱发电!
MY BABY @轰焦冻次打次汁鱼 ❤
头像是汁汁大宝贝儿画的!我要吹爆她!

[轰出]接个吻,开一枪

轰焦冻×绿谷出久
请你播放一首【爱如探汤——凯瑟喵】

凌晨三点,城市酒吧。
高声呼喊的叫骂,拳头陷入身体砰砰的闷声和肉体交欢的淫靡声此起彼伏。
阴暗的灯光将杯子里的液体折射出诡异的光。

“轰总,我的货?”油腻的肥手搭上少年的单薄肩膀,贴近耳边,语气暧昧。
“啧”眼睛里闪过一丝厌恶,不耐烦的将手打掉,从荷包里摸出一包白色粉末,摔在桌上。
“……开个玩笑而已,您还是老样子”男人从钱包里拿出一沓钱在他眼前晃了晃“一分不差。”

“零零”
“啊,不好意思!”门前的风铃乍响。
一个绿发少年冒冒失失的闯进来,惊慌失措的看着屋里污秽不堪的场面。
稚嫩纯洁的模样与整个酒吧里浑浑噩噩客人显得格格不入。

“有什么需要吗?”酒保放下正在擦拭的酒杯,顺着衣角摸到腰上别着的P-96M,语气还是那么波澜不惊。

要知道,这家酒吧坐落在城市的角落。
而来到这里的,只有堕落在社会边缘的人——杀人放火,抢劫贩毒。
他们在这里进行污秽的交易,玩着赌命的游戏。

地点极其隐蔽,就算有警察来也是有去无回——消音枪,以及地毯上的每一朵红色玫瑰都是用不同的血染成的。

“我…迷路了……”绿谷出久紧张的捏着衣角,低着头小声回答,眼睛时不时瞟向那个高冷的少年“外面太冷了,而且身上没有钱……”
“哦,这样啊。”手收回,拿起一个茶壶“没事,喝杯姜茶暖暖身子。”

“喂喂”刚刚的男人腆着大肚子走到他身边,不安分的手摸上他的腰身“没钱可不能喝哦,哥哥请你喝两杯如何?”
“诶诶!等等……”

轰焦冻数着钱,漫不经心的看着吧台前手足无措的少年。
两人四目交缠,他看出了出久的无助。
端起酒杯“与自己无关的事,还是少参与。”

“我…我不喝酒……等…啊……咳咳…”捏住下巴强行灌入烈酒,喉咙像是火烧一般,胃里开始翻云覆海,身子变得异常柔软。

“哈哈哈哈,你看看他!”
“真是有趣啊!”
强烈的咳嗽声将酒吧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意识开始模糊。
啊…早听说这次任务艰难。

“出久。”
“诶…到!”
“那个神秘的酒馆已经暴露,但是他们认识我们的大部分警官。”警长压低声音“你是新人,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警觉。”
“您的意思是……”
“别打草惊蛇,你先解决这个人。”他递过一张档案。

姓名:轰焦冻
年龄:17
犯罪记录:高二辍学后四处贩毒,家人早已和他断绝关系。曾经打伤追捕他的两名警察。每次犯案都极其冷静,心思缜密,不留一点痕迹。组织了一个贩毒团伙,不知隐藏地点。

“和我年龄差不多……”绿谷出久看着照片上一半红发一半白发的异瞳少年“您…要我杀了他?”
“这种社会的败类,没什么值得怜惜的。”警官冷漠的表情让他心里一颤。
“我…”
“那个酒吧里面很乱,话说……”警官仔细端详他的脸“还是个处吧?”
“诶?”出久脸突然通红“是……”
“小心点,最重要的是保护好自己。”

看来是自己猜的意思了。

“听话。”男人将他搂过,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手开始解开他的拉链。

“在酒里下药,真是肮脏的手段呢。”轰焦冻双手插兜,男人后面传出他慵懒的嗓音。
“轰总,这……”男人眼神躲闪“您看我这……都几天没做过了……”
“没看见他只是个学生模样?”

“咔嚓”
手腕断裂的声音。
“滚。”

“给我几颗柠檬糖。”轰将出久抱起,走向吧台,向酒保要解药。

“不张嘴?”轰尝试了几次都无法撬开他的嘴,只能感觉手中的体温不断上升。
怀中的人额上冒出密密麻麻的细汗。

“啊…就说不该管这些事。”
嘴唇被温柔的覆住,眼前的人小心翼翼的用舌头撬开他的贝齿。
甜丝丝的柠檬气息钻入舌腔,让出久瞬间清醒不少。
他缓过神,却没有推开闭着眼的轰。
看这个桀骜不驯的少年,脸上似乎有块烫伤,但是却不影响他精致的脸庞。

不知道他受过多少罪,才会变成一个毒贩呢……
他开始享受起那个糖果味的吻,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啵”扯出几根银丝,轰只感觉头脑发胀。
初吻,给了一个男孩子?
但是感觉还不错呢。

“你…叫什么名字?”看着那人湿漉漉的眸子,轰有些心虚,赶紧把头扭到一边,刻意回避他的眼神。
“绿谷出久……”糟糕,下意识的说出了自己的真实姓名!
“你叫我轰吧。”

“那个…刚刚谢谢你……”出久有些踟蹰,手心直冒汗。
“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以后去酒吧这种场所,还是留个心眼比较好。”

轰说完这句话就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卡座,出久鼓起勇气,走到他面前。
“那个,如果可以的话,能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
“你来这家酒吧就能找到我。”

凌晨六点。
薄薄的晨雾撒在小巷里,星星点点碎在路上。
出久出了酒吧,长舒一口气。
“警官,他们对我没有起疑心。”
“给你一个月,深入他们,瓦解他们。”

“等……”话没说完,对方就急忙挂了电话。
交流越少越好。

轰…自己要亲手解决掉吗?
看起来酒吧里的所有人都很敬重他,应该是个核心人物吧。
冷漠?不不不,其实内心是个很柔软的人呐。

出久甜甜嘴唇,上面还带着浅浅的柠檬味。
脑子里突然浮现他吻他的场面。
啊啊啊!
怎么回事?这太不正常了。
他拍拍脸——轰可是个犯罪分子!不能对他产生奇怪的想法!

以后的十几天,出久都会准时去那家酒吧。
以前是为了观察情况找机会下手,可是渐渐的,他发现里面很多人都不是想象的那么糟糕。
特别是轰。

喝醉的轰,软绵绵的趴在桌上。
出久托起他的头,让他离开冰冷的桌面,放在了自己肩上。
“呜…”喉咙里发出细小的呜咽“出久…”
“诶?”心脏漏了一拍。
“你说,人活着,为什么…这么累…”眼眶泛红,眉头紧皱。
出久心疼的抚摸他的背,任由轰在他耳边倾诉。
“他们都不理解我……一味的否定我做得一切…出久…你觉得我是个怎样的人…”
“轰君…是个很温柔的人呢。表面冷漠,其实内心如火……唔!”
冷不防被吻住,出久看着轰有些湿润的眼角,没有躲开。
他搂住他的脖子,加深了那个吻。
嗯…似乎还带着柠檬糖的香甜。

“已经快一个月了,你怎么还没动手?”电话那头传来警官不耐烦的声音。
“这活儿...不容易”
“那就是你能力不行咯?是这个意思吗?”
“不是…”
“你拖这么久,是因为你喜欢他?”
“不不不!”出久脸红了。
“那是什么?”
“……没什么!”出久赶紧挂断电话。

“轰君。”出久深呼吸,压制自己紧张的情绪。
他不想让他死,更不想亲手杀死他。
“我以后可能不会来了。”
“怎么了?”轰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拉住出久的手“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不是的…原因很复杂…总之,我们不要再见面了。”出久跑出了酒吧,凌晨三点的小巷子里昏暗不无光。
他喘着气,蹲在路边,眼泪止不住的流。

“出久…”担心他的轰第一次在夜深人静走出酒吧,将出久搂在怀里“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尊重你的选择。”

蓦的,他看见远处有闪光的东西。
该来的还是会来。

“出久,再吻一次,可以吗?”
没有回答,怀里的人只是低着头沉默。

轻轻撬开,柠檬味灌入胸腔。
出久闭着眼睛,努力回应他的吻。
枪口抵住他的后背。

“噗”
鲜血涌出,轰捂着胸口,缓缓倒地,嘴边扬起微笑。

出久感觉到被枪抵住的瞬间,先一步将匕首刺入他的腹腔。
果然看错这人了,还好有防备。
殊不知,枪里没有子弹——里面装的是糖,他最爱的糖。

要死,就死在你手里吧。

END

评论(6)

热度(123)

  1. 杨谲路边杨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