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杨杳

一个贩卖少年的少女杳!
杂食无雷区!
写文喜欢反社会以及三观不正
糖炒玻璃刀是日常XD
日漫美番兼备!
欢迎私信和我唠嗑【最喜欢小可爱找我玩耍啦XD
目前高三理科狗主要搞学习
偶尔摸鱼啦!
想要一个不嫌弃我的画绑QAQ
请多给评论!好感+∞!

高三理科狗要好好搞学习了
毕业以后再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吧
这一年不会在频繁写文了
可能随机掉落短篇√
取关随意

谢谢你们曾经来过
不遗憾最后还是离开

【羞刀难入鞘,傲剑不回锋。】

加油鸭!

[胜出]恋爱小偷(1)

恋爱小偷久×暴躁少年咔
简介:自己做恋爱小偷这么久,这绝对是最丢脸的一次了吧!居然被一个金毛王八蛋气到哭,这个仇一定要报!

Cheaper 1
“呸呸”绿谷皱着眉吐掉刚刚吃进去的绿色糖果,打开随身携带的背包。
“啊...”他沮丧的晃着一个小瓶子,里面只剩下一点糖渣渣。

“为什么最近的人感情这么难吃?”他闭上眼睛,脑子里闪过那个女孩对男孩的回忆。

“呵呵,这个蠢货。”女孩亲吻着一个满脸通红的男孩“要不是因为钱,老娘才不会答应你呢。”

“居然是为了利益...难怪”绿谷吐吐舌头“是苦的呢。”
他站起身,悬浮在楼顶双手叉着腰“真是的!这种人渣不配拥有爱情!”

“咕”肚子发出奇怪的声音了...
“饿死了...唔...?”空气中夹杂着一丝甜甜的气息,绿谷不自禁猛吸了一口“哇啊!是少女恋爱的味道!”

绿色的瞳孔闪烁着兴奋的信号,他捂着脸开心的在地上滚来滚去“啊啊,轰君说的没错!校园真是个好地方!”

“学长...”一个扎马尾的女孩子将手放在身后,信封因为她的紧张被攥出褶皱。

“粉红色的!”绿谷不可思议的看着手心躺着的一把粉红色糖果“小姐姐是有多喜欢这个金毛小子才会有这么多美好的感情啊!”
“那我不客气啦”他坐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一棵树的树枝上,双腿来回的晃动。

“嗷呜!”糖果在嘴里慢慢融化,甜丝丝的绕过舌头,游走在口腔里。
“好甜!”绿谷浑身打了个激灵,他仔细的品尝“好像还夹杂着一点...酸酸的味道...”

他没有一口气吃完,而是把剩下的小心放进瓶子里储存起来。
“好么好的东西可不能白白浪费。”咂咂嘴,绿谷向男孩子伸出手。

红色的棉絮状的感情飘向他,化成火焰一样的糖果,有些烫手。
“呜哇哇!”他险些从树上跌落下来。

“第一次看见红色的糖果,还这么烫!”他不满的吐槽着,将糖果在两手间来回捣鼓。可还没放进嘴里,就听见了女孩子抽泣的声音。

“对...对不起...我不会再打扰你了!”

糟了!刚刚只顾的自己享受,不小心把她的感情全抽走了!
绿谷懊恼的拍拍脑袋,开始查看女生的回忆。

他身边,总是有很多优秀的人,像我这样平平无奇的女生...
他今天捡到了我遗失的钱包!终于说上话了,原来他叫爆豪胜己...
打篮球的样子,好帅!
我要跟他表白,不管成不成功!加油竹园晴子!你可以的!

“那个...可以和我交往吗!”我终于鼓起勇气将自己的感情告诉他了!好紧张,会不会被拒绝呢...

“我认识你吗?”

“诶?”

回忆结束。
绿谷感觉鼻子有点酸“啊等等!”他掏出瓶子,里面粉色的糖果已经变成了灰色的。
“啊啊啊啊啊!王八蛋!”

“喂,你!”金毛小子插着兜走到他所在的树下“偷看别人表白很好玩吗?”

“what?!”绿谷一愣“你...看得见我?”
“废话!赶紧给老子滚下来!”

哦呵臭小子,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到主动来找麻烦了?

绿谷跳下树,指着他的鼻子“既然你看得见我那就好办了,我命令你,赶紧,给那个小姐姐道!歉!”
“哈?”爆豪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眼前这个绿毛矮子“你他妈谁啊?凭什么命令老子?”

“你!!”绿谷被呛得说不出话,气鼓鼓的瞪着他许久,举起拳头捶他胸口“你这个王八蛋负心汉!无耻卑鄙下流!”
“神经病吧你!”爆豪捉住他乱捶的小手,将脸凑近“在闹信不信把你拖出去喂狗?”

“我...呜呜呜...”用尽了自己在人间学会的所有脏话后还没啥作用,绿谷越想越气,竟然小声抽泣起来。
“喂喂...”看见绿谷眼泪直掉,爆豪感觉自己像个欺负小朋友的暴徒,他有些无奈的放开他的手“我又没真把你喂狗,你哭什么...”

“你懂个屁啊!”绿谷愤愤的用手背擦掉眼泪,留下一句话,瞬移到了家里。

“我操?凭空消失??”

“这个...该死的...呜...金毛混蛋!”绿谷用纸巾擦擦鼻涕,顺手塞了两颗红色糖果。
“啊啊啊!好辣!”辛辣窜上舌头,喉咙像被火烧一般灼热。

“咕咚咕咚”大半瓶可乐进肚,才稍稍缓解。
“可恶!丢人丢到人间去了!”他猛的捶了一下桌子“嘶!好痛!”

“再见到他我一定弄死这个混蛋!”

今天遇到的那个绿毛矮子是真实存在的吗?怎么可能瞬间就不见了?
爆豪单手撑住自己的下巴望着窗外,他实在搞不懂,难道自己精神出问题了?

“给定两个命题,对任意实数...爆豪!”
“喂”见爆豪没反应,后桌用笔戳戳他的后背小声提醒“老师叫你呢!”

“哦?”他懒洋洋的站起来“怎么了?”
“你学的挺好嘛?这是新知识点!”
“选D。”爆豪打了个哈欠坐下了,仍然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咳咳...成绩好也要注意听讲,来我们继续看这道题...”

“要是能在见一面就好了。”爆豪摸着领口,刚刚被那个软绵绵的拳头捶过的胸口还有些发烫。
“有趣。”

“早知道应该全部吃完的。”绿谷趴在床上用被子捂住头,嘟着嘴跟自己赌气。
“好久没吃到那么甜的感情了...”他撇撇嘴“都怪那个金毛混蛋!还...还威胁我要把我扔出去喂狗!”

“咕噜噜”
“哼”一脚踢开身上裹着的被子,绿谷坐了起来,可怜的摸摸肚子“饿了...”

TBC
轰君前期不会出现,但是当你们看到他时就代表【开虐了】!

[胜出]情蛊(R18)(2)

简介:情蛊。发作期一个月。

被下蛊的人将会连续一个月每天都需要和下蛊者欢爱缓解蛊毒,否则将会遭到蛊虫噬心而死。

下蛊的人在这一个月内每做一次就会在身体上添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参差不齐,流脓淌血,无法愈合。

一个月后,如果被下蛊的人没有爱上下蛊的人,两个人都会被蛊毒反噬而死。

伤人伤己,拿命换你。

你会下蛊吗?你会死吗?

前文(1) 点我看痴汉久给咔下蛊

(2)点我看骚浪久教处男咔干自己

谢谢各位提醒我的小可爱!才发现微博图挂了!【这个渣浪!】改头条文章了,我就不信这样还挂!

【前期ooc预警!】大家有问题或建议一!定!要!提出来!我都会重新审查自己然后加以改正(真心的感谢对我的文有自己看法的小可爱,至少你们没有浪费我的劳动成果认真的看了😭😭😭)

也欢迎大家私信【我真的很喜欢你们的私信!每次看私信有红点点都会激动的无语轮次XD】

@§孤舟济北|今天也在等评论 给我阿舟大宝贝儿的生贺!我一次写不完的,所以每次都要打扰你了!别嫌弃我的车渣!

上下的话果然不够写的!我太高估自己了...现在也才写到干完第一炮。所以应该是成了个连载,而且每章都会有车(毕竟设定是一个月内每天都要合欢)

最后

吃肉愉快!

[胜出]理想国(5.6)

极度ooc 禁止ky
渣咔×黑久
破镜没有重圆,你到底明不明白?
前文1.2 3.4

Cheaper 5
爆豪用力握着已经被他刷到发烫的手机,旁边的橘理还在安稳的睡着,时不时还咂咂嘴。

仿佛报道里的绯闻主角不是他。

可照片上拍的很清楚,银白色的短发,熟悉的脸庞。
爆豪脑子里突然闪过那通电话。

“我..啊...刚拍完..一场健身房的戏...”

早就该察觉到了。他盯着橘理的睡颜,心里一阵抽搐。
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谎呢?是他吗?

啧,废久。

“嗯...胜己?”橘理揉揉惺忪的眼睛“你今天起好早哦...”
“你醒了啊,昨天很累吧?”他赶紧熄掉屏幕,将手机揣进裤兜。
“还好啊...”橘理不敢看他的眼睛,将头扭在一边“以后加班不是家常便饭的事吗...”

“我今天和你一起去”爆豪伸出手,温柔地摸摸他的头“不能让你一个人那么累。”
“噢...”橘理乖巧的回答,顺手拿起了放在枕边的手机。
“诶——”爆豪紧张地一把抢过“你的手机...好像有点毛病,我今天拿到营业厅帮忙修理一下。”

橘理有点懵,但还是将手机交给了爆豪。
今天的胜己,有点奇怪诶。

爆豪将橘理的手机关了机,放进外套的夹层。

“快走吧,我送你去。”

“绿谷!”电话里男人的声音震耳欲聋,绿谷无奈的将手机那远了些“你他妈的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绿谷装作无辜“您怎么发这么大脾气啊?”
“没看头条,啊?”
“您消消气嘛,都不了解事情真相就凶我,太过分了吧?”

“行,就给你个机会,你给我好好解释。”男人强忍着怒意,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啊,是这样的导演”绿谷清了清思绪“我昨天,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让我凌晨去城市酒吧见面叙叙旧”他顿了顿,故作轻松“您知道的,我平时接戏忙,只有凌晨才有时间。”
“哦?那个朋友就是橘理?”
“当然不是啦,我和后辈昨天才认识呢”绿谷笑笑“我是在酒吧遇见橘理的,他好像被人灌了很多酒,我看那些人实在很过分,就将他带到附近的宾馆住了一晚。”
“就这样?你们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导演您说笑了,这种事我还没分寸吗?”

电话那边沉默了许久,就在绿谷要挂断的时候,男人突然说“这个事负面影响很大,我们会想办法把它压下去。”

啧,多管闲事。

“诶,我觉得没有必要哦。”
“可是这影响到你的名誉...”

“清者自清嘛。”

“呼”按下挂断键,他长舒了一口气。
“哎呀,要迟到了。”他看着表,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愉悦感“可不能让我的后辈等久了。”

Cheaper 6
“在更衣室。”当绿谷询问橘理在哪的时候,工作人员是这么回答的。

“啊,真是的”绿谷上完厕所,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发型“我还以为他今天会请假呢。”
蓦的,他从镜子里看见有一个人出现在门口。

哦?终于来了吗。

“砰”男人的手掌按在玻璃上,他带着怒意的猩红色眼睛紧盯着绿谷。
“好久不见啊,小胜。”
“别他妈挂着你的营业蠢脸,是不是你干的?”爆豪对着面前比自己矮一头的绿发青年,几近疯狂的吼出声。
“干什么?”绿谷凑近他的耳边小声呢喃“干你的,小、男、友、吗?”

“靠”爆豪忍住掐死他的冲动,用颤抖的声音低声警告“给老子离他远点。”
“我离他远点?”绿谷挑眉“你怎么就知道不是他主动要求让我上他呢?”
“他和你”爆豪冷冷的看着他“不一样。”

不一样?哪里不一样?
如果你要知道你捧在手里的宝贝在酒吧做鸭,你还会这么说吗?

真是可笑。

“撕拉”
衬衣划开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清晰。
绿谷摸着爆豪胸前的黑色纹身,暧昧的在上面划着圈儿“你这里的人,还没换呐?”
“啧”爆豪被这么一说有些心虚“没时间去洗掉而已。”
“真好奇啊,小胜在和他做爱的时候,会不会叫成这个名字呢~”
“你!”

“胜...胜己?”
这个声音让爆豪不禁打了个寒碜,他慢慢的回过头,看见了最不应该看见的人。

这还真是巧呢。

“操”爆豪将绿谷猛的推开,扣好衣服追了出去。

绿谷背虚靠在镜子上,刚刚的撞击让他的肩膀有些疼痛,但他嘴角却勾起一丝弧度。

“橘理,我找你有点事。就在一楼的卫生间见面。”
点击,发送。

Tbc

[轰出]如何走进冰山男友的内心?(1)

主轰出 微胜出
略ooc
红豆体点我看哥哥我可以站在你的aj上亲你吗?

超甜日常向——有一个冰山男友是什么体验?他完全get不到你的撒娇卖萌!也不会把爱你挂在嘴边,但是会拒绝所有暧昧只对你一个暖!每天都被无形的宠溺真是太幸福了!

本章有茶茶友情客串教轰君如何讨小久欢心❤

主胜出的可以戳头像看【如何走进爆娇男友的内心?】

[轰出胜]沸反盈天(1)

枪炮师久×鱼骨火箭炮轰×轻机枪咔
末日丧尸×lol背景
简介:未来的某一天突然爆发丧尸病毒,高级枪炮师绿谷出久将制作的两个主要防身武器赋予了灵魂。枪炮切换的时候其中一个会变成无线耳机自动挂在主人耳朵上。
枪炮均有人型形态,但不能同时变,并且每日人性状态只能维持一小时。
轰出胜三个人进行过心灵沟通所以交流时互通的,但在别人听来枪炮的声音就是机器运作的嘎嘎声。
如果久不是使用者那么枪炮形态时只有使用者能与武器进行沟通。
普通丧尸和高级丧尸不同,高级丧尸瞳孔为血红色且拥有将普通丧尸纳为己用的能力,而且拥有自己的思想,更难对付。

绿谷出久——高级枪炮师
枪炮师是很稀有的职业,高级枪炮师可以给打造的武器赋予灵魂以便更加贴合自己的需求。武器的威力和耐性也比普通机械师打造的更强。
性格:容易紧张,有时候做事不经过大脑

轰焦冻——鱼骨火箭炮
优点:射程和对目标及附近敌人的伤害将获得提升
缺点:速度慢
性格:冷静,擅长谋略

爆豪胜己——轻机枪
优点:当遇到近身或贴脸攻击,切换成轻机枪射个痛快
缺点:射程和威力比火箭炮略差,不能及时逃脱
性格:暴躁,易感情用事

Cheaper 1
“轰,我们应该从屋顶上走吗?” 绿发少年扛着火箭炮蹲在一条深巷的垃圾桶后面,前方是一大群暴走的丧尸。
“垃圾废久,你应该去找他们的麻烦,然后射个痛快!” 没等轰开口,左耳里便传出一个暴躁的声音“老子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哦小胜,你真是我见过最糟糕的的武器了。”绿谷不满的腾出手拍了拍它。

“别听那个蠢货的”轰耐心的将镜头聚焦,观察着远处的动静“现在数量太多,贸然行动的话很可能有去无回。”
“你个死阴阳脸!轮的着你说话吗?”爆豪有些恼怒,但是没有绿谷的命令,他是没办法切换机枪形态的。

“嘎”
“废久!身后!”
巷子里突然有动静,绿谷警觉的回头,却撞上一张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的脸。

“啧”他举起手肘猛击它的下巴,轰的威力太大不适合近距离使用,搞不好还会伤及自己。最重要的是——扛着炮实在太不方便了!

“呜...”丧尸被这一击往后退了好几步,它垂下头,又朝绿谷猛扑过来。
“小胜!”
“早就该换老子上场了!”
“喂等...”轰还没说完就被切换了,他只能无奈的变成耳机挂在主人右耳上。

“砰砰砰”子弹连续从枪膛射出,丧尸的腹部已经千疮百孔,但它仍然没有倒下。
“瞄准头啊!别顾着自己爽!”轰要被爆豪蠢哭了“还有...”

“嘶啊...”背后传来的声音让绿谷一阵战栗。
“糟了...”他咽了咽口水,头也不敢回“该不会...”

轻机枪的声音引来了外面的大批丧尸,他们正在往自己所在的巷子里拥挤!

“用枪会引来更多丧尸。”轰有些抱怨“干嘛那么着急换掉我?”
“那那那现在怎么办!”绿谷乱了分寸,他的腿甚至有些发抖。
“直接用我扫射啊!难道你还有比这更好的办法?”枪身已经预热完毕,子弹也填充满了,一切蓄势待发。

“踩着那边的废纸箱到高处上去,快!”轰一边冷静的指挥,一边观察丧尸的情况。
绿谷不敢含糊,这可是关乎自己小命的时刻,耽误不得!

他借助纸箱的力量一个翻身上了屋顶,气都来不及喘就听见轰的请求。
“换我。”

“喂喂喂老子还没爽够呢!”
“不好意思啦小胜!”

“咔哒”
轻机枪瞬间切成火箭炮,绿谷站在房顶,扛着红白相间的鱼骨型炮筒
“boom~”他小声的对下面的丧尸说着,扣动了扳机。

“轰”
一大片丧尸被击倒在地,只剩下零零星星的几只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接下来就交给爆豪吧。”

“小胜,看你的咯。”绿谷从边沿跳下来,切换成轻机枪。

“砰”
子弹穿过一只丧尸的脑袋。
“砰砰砰砰砰砰”闪亮的火光和黑色血液交杂在一起,一时间形成一场绝美的杀戮盛宴。

“哈哈哈哈哈哈!杂碎!去死吧!”爆豪疯狂的笑着“一枪一个!宇宙和平!”

“他真是疯了。”轰在绿谷耳朵上,被使用枪而产生的后劲震得头皮发麻。
“差不多就可以了小胜!”绿谷也有点吃不消,有些丧尸都已经被射穿了,可是爆豪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警报!”爆豪几近癫狂的吼道“我的枪完全......停!不!下!来!”

“呼...”半个小时后,他终于消停下来。枪口还冒着白烟。
绿谷长舒了一口气,摸着胸口——刚刚被怼的痛死了,下次切换小胜的时候一定要想清楚!

“此地不宜久留。”轰也刚刚从震动中恢复状态“从刚刚的形式来看,不远处应该还会有一群,赶紧离开这里吧,而且”他看了看一直没做声的轻机枪“爆豪现在的状态也不能战斗。”

才进行了超负荷射击的爆豪现在进入了休眠状态,一时半会醒不了。

“好吧。”绿谷摸着滚烫的机身,宠溺的笑了笑。

远处。
“呐提伯斯”红发萝莉摸着趴在自己身边的巨熊,面前是一片排列整齐的丧尸“它们最喜欢的动物是什么呢?”她猩红的眼睛闪过一丝狡黠“是——小熊吗?”

TBC

【是的没错!小久的原型就是lol里的金克丝,我的本命英雄!一个使用枪炮的混子萝莉!整个剧情都会和lol里的英雄和背景有关。其中的对话也有参考各种英雄的语录。】




[胜出]如何走进爆娇男友的内心?(6)

主胜出 微轰出
略ooc
超甜日常向——有一个爆娇男友是什么体验?每天都在哄他哄他哄他,超爱吃醋的小狼狗好吗!简直不要太可爱!
红豆体点我看如果把童颜小男友惹生气了怎么哄?
前文戳头像😉

[胜出]情蛊(r18)(1)

简介:情蛊。发作期一个月。

被下蛊的人将会连续一个月每天都需要和下蛊者欢爱缓解蛊毒,否则将会遭到蛊虫噬心而死。

下蛊的人在这一个月内每做一次就会在身体上添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参差不齐,流脓淌血,无法愈合。

一个月后,如果被下蛊的人没有爱上下蛊的人,两个人都会被蛊毒反噬而死。

伤人伤己,拿命换你。

你会下蛊吗?你会死吗?

@§孤舟济北|今天也在等评论 大宝贝儿的生贺!迟了一天真的不好意思!
原计划是个5000+的车目前只写了1000左右,但我今天真的写不完了,只能分上下的形式发出来。
这还没到正文的五分之一!!!
点我看痴汉久给咔下蛊

[胜出]理想国(3.4)

极度ooc 禁止ky
渣咔×黑久
破镜没有重圆,你到底明不明白?
前文
1.2

Cheaper3
哗啦的水声淹没了绿谷有些急促的喘息。水珠顺着绿发划过锁骨下的黑色纹身。
他将打湿的头发往后拢,单手撑住镜子

自己那么努力不就是为了让他知道,离开爆豪胜己的绿谷出久也可以活得很好吗?为什么,会有一种挫败的感觉呢……

没有猜疑,没有愤怒,甚至连寒暄都没有。所有欲言而止的情感终结都在四个冰冷的音节里。

“绿谷……先生……”嘴里喃喃的重复这个绕口的称呼。

他关掉了水,后背靠在冰凉的瓷砖上。浴室里的温度有些过高了,脑袋有些晕乎。

羽生橘理吗?不知道那个孩子是小胜换掉的第几个呢?

那种人渣,有什么值得为他付出的。

“在前男友面前宠现任,这算什么?挑衅吗?”

绿谷随意的抓起一件外套,带上黑色的假发。
“这样应该没人认得出来了。”

形形色色的男女在舞池中夸张的扭动着身躯,肉体与肉体的交欢的淫靡声此起彼伏。

音乐,尖叫,高呼。

“您的Margarita。”

绿谷将盐放在左手手背虎口上,用无名指和中指夹一角柠檬,手指挤柠檬汁入口,再舔一口盐,然后把酒一饮而尽。
浓郁的果香迸发在舌腔中,和龙舌兰的特殊味道混合在一起,酒精刺激着大脑。

现在换人跳钢管舞了吗?
等等……
他视线有些模糊,但是台上热舞的人却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绿谷拿起手机拉近镜头,拍下了少年清晰的影像。
遮住半脸的假面具,银白色的短发——橘理?
他这么晚来这里干嘛?

“喂,台上那个什么来头?”绿谷放下酒杯,侧身问旁边的酒保。
“哦他呀”酒保突然降低音调“您看上了?他我们店为数不多的可以提供特殊服务的孩子哦。”
“特殊...服务?”
“哈哈,您懂的。”

无数油腻的手在少年纤细的腰身上摸来摸去,他到也不反抗,积极的配合男人们越发无理的触碰。

“听说你,提供特殊服务?”绿谷穿过人群,拉住少年的手,他明显感觉到面具下的人有些慌乱。那么,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了。

“先生,今天不行。”少年压低声音,但他特殊的声线还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那你说,如果我讲这张照片发给你的小男友...”绿谷凑近他的耳边,将手机举在眼前。

橘理没说话,他低下头咬紧嘴唇,死死的攥着衣服的下摆。

“这里人多眼杂,我们换个地方吧?”绿谷拉着他到酒吧外,顺手摘下了假发。
“前辈...我...”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他故作轻松的耸耸肩“和我做。”

“什么?”橘理突然有些懵“做...什么?”
“还在装傻吗?既然可以和哪些社会的渣滓做”绿谷将他胸前的扣子解开“那和你喜欢的前辈做,也可以吧?”

绿谷用余光看见了背后偷拍的身影,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cheaper 4
“在宾馆做?”橘理担心的看着四周,他的额头开始冒出密密麻麻的细汗。
“这个点,没人知道的。”绿谷拉上窗帘“自己脱。”
“可是前辈...”
“要我帮你吗?”

橘理背过身去,慢慢的解开衣物,露出白皙的后背。
“等...”身体突然被推倒,整个人都陷在深蓝色的床单里。

“前辈...别...”下体被带着凉意的手握住,激起一阵痉挛。
“这就是偷情的感觉哦”绿谷含着他的耳垂,慢慢的厮磨“背叛男友的滋味,喜欢吗?”
“啊...求求您..千万不要告诉胜己...”

“you have a phone call”

突兀的铃声响起,绿谷看见来电显示“胜己”。
“接。”他下达命令。
“不行...啊..不可以接..”橘理拼命地摇摇头,要是现在接电话,不就暴露了吗?

“橘理?”绿谷抢先一步划到了接听,爆豪紧张的声音从话筒里穿出。
“胜...胜己..”橘理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频率,用平稳的语气勉强说话。
“几点了?没听说你今天不回来啊?”
“今天...哈..今天临时加了戏..”绿谷坏心眼的加快了手中的速度,橘理差点交代出来。

“你在干什么?”爆豪的语气突然敏锐。
“我..啊...刚拍完..一场健身房的戏...”
“...别太累了,明天带你去吃好吃的。”

“呼...”橘理匆忙挂断电话,身上已经大汗淋漓。
“真努力啊。”绿谷拿出纸巾替他擦拭“他对你来说,很重要吧。”
“诶?不是要做吗?”橘理看着穿上衣服的绿谷,有些疑惑。
“你很期待咯?”绿谷没回头,只是拿起手机删掉了照片。
“也不是这个意思...”
“那么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吧。”

反正,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六点,城市刚刚苏醒。
一则“绿谷出久深夜与神秘小男友开房”的配图消息突然刷爆了整个媒体。在这个网络迅速发展的时代,它不断翻滚升温。
绿谷看完头条,走到窗边伸了个懒腰。

“真棒啊小胜,下次见面,你会露出什么表情呢?”

Tbc




剪了姬发陪母上去酒展( •̀д•́)
喝了七八种红酒再去吃烤肉简直美哉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