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杨杳

Echo


My Girl @轰焦动次打次汁鱼

[轰出胜]暴力直播(2)

一个直播杀人,xx等18禁红灯网站

 

 本章预警:

 

强迫+电流\道具+直播合\欢


Fork&Cake世界观

Cake——天生就[非常美味]的人类。对于Fork来说,像是最高级的蛋糕,犹如甘露般的存在。全身除开毛发与指甲(但如果与其他部位一起食用也会有甜美的味道),都能够成为美食,如:眼泪、唾液、精夜、皮肤血肉.....而且每个Cake的味道都有所不同,对于Fork来说或许就像是[巧克力、鲜奶油、焦糖.....这样有着不同的味道。眼泪、唾液也像是果露一般甘甜。除了能被Foke品尝到美味,和普通人没有区别。
(许多Cake是在遇到Fork之后才知道自已的身份,并且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味道。)

Fork——能够感受到Cake之美味的人类。大多数都后天性失去味觉。在没有味觉的世界里生存着的他们,在遇到Cake时,就会本能的产生[好想吃掉Cake]的欲望。Cake的一切对于Fork来说,都是甜美的诱惑。一但被社会判定为Fork,就会被社会视为[预备杀人者] (因为曾发生过Fork捕杀Cake事件,但是是极少数),所以很少有Fork主动暴露自己。除了后天性失去味觉和在食用Cake时能感受到美味以外,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有许多Fork会因为想吃掉眼前的Cake欲望太过强烈,而失去理智发挥出超出平常体能的案例,但是也有意志顽强的Fork理智冷静的对Cake进行捕食)

      *:只有极少数Foke与Cake会结为伴侣。
      *:Foke不品尝Cake不会发生什么,顶多一直过着没有味觉的生活。同样Cake不被品尝也不会发生什么。
      *:世界上有着Cake与Fork以及普通人,三类人的存在。
      *:前两者是被食用与食用的存在,也是被捕食者与捕食者的存在。
      *:对Fork来说Cake是至高无上的美味。
      *:Cake为了防止被Fork捕食会在身上的关键点贴屏蔽贴,每个Cake身上的关键点不同。
      *:Cake是被社会保护的。

可能引起不适,慎重点开

 

http://暴力直播(2)

 

AO3食用教程 点击proceed即可!

 

下章揭露轰出关系!

 

 

[轰出]脑内革命(1)

血腥描写有,注意避雷

被情欲恶灵入侵身体的甜橙Omega久×龙舌兰Alpha轰

[久被恶灵掌控身体主权的时候瞳孔颜色会加深,但是一般看不出来。恶灵全程助攻,放心食用。]


Part 1


(1)

“啧”亲吻的声音充斥在逼仄的空间里,汗水已经将两人的衣服打湿。

令人微醺的龙舌兰酒香和绿发少年身上甜腻的橙子味混合在一起,给原本情色的气氛又增添了几分欲望。


“唔...唔啊!”绿谷挣扎着恢复意识,一睁眼看见的却是轰焦冻的脸庞,猛的将他推开。

“绿谷?”轰有点不解,明明是对方强行吻上来的,怎么又突然推开了自己?

“轰...轰君...我...”绿谷的脸已经红透了,他小口的喘着气,嘴里还弥漫着龙舌兰的味道“对不起轰君!”


“喂等...”轰的话还没说完,那人便低着头跑了出去。

“什么情况?”他用指腹摸着自己的嘴唇,少年柔软的触碰感和橙子的清香还未散去。


次日。

餐厅只剩一个人,大部分英雄已经进餐完毕。


绿谷发现自己最近什么熟食也吃不下了,就连自己最喜欢的猪扒饭也咽不进去,尽管它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为了不让大家担心,忍住恶心慢慢咀嚼着,但是对其的生理反应让他大脑一片空白。


“绿谷?”轰端着荞麦面坐下,看见绿谷痛苦的样子,寻思着他是不是生病了。

“啊”绿谷的思绪被拉回,他又猛的扒了几口碗里的食物,扯出笑容“轰君也来吃饭啊。”

轰怎么会不知道这是那人在逞强?他将绿谷的碗挪到自己面前“我今天想吃猪扒饭,恰好食堂没有了。”

“诶?!那是我吃过的...”炸猪排的酥皮咯的喉咙直发痒,绿谷伸出手欲阻止——太难为情了吧?


“绿谷的,没事。”轰轻描淡写的回答,将被咬了一半的炸排条送进嘴里。

绿谷被这句话击的一愣,随即想起昨天发生的那一幕,脸瞬间通红。


对于绿谷出久来说,轰焦冻就像一颗遥不可及的星星,自己只是远远窥见他的风月一霓就足以鼓舞欢喜。


可是自己竟然强吻了暗恋的人!

啊啊啊啊啊丢死人了!


“不舒服的话我帮你请个假吧。”

“啊...那个,麻烦轰君了。”


好不容易逃离了粉红色的泥沼,肚子已经发出抗议的声音。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吧?

可是总感觉好累...还是先回去睡一觉好了。


(2)

深夜。

原本熟睡的少年猛的抖动了一下,他慢慢支起身体,摇摇晃晃走向浴室。

“喔喔喔哇哦!”他摸着黑,抬起脚却被较高的门槛绊了趔趄,紧紧抓住门把手才勉强站稳。

“唔”喉咙里发出不满的声音,镜中倒影出一双幽深的绿眸,他将双手食指放在嘴边,扯出一个诡异的弧度“肢体操控比想象的要难多了,不过模样倒还挺可爱的嘛。”


“喵呜!”察觉到外面的轻微声响,他沉下眼睛,猛的推开窗,迅速又精确的掐住了一只黑猫的脖子。

可怜的生命喉咙里发出尖细的叫声,不断在少年逐渐握紧的手里拼命的挣扎。


“啊。”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绿谷]终于松开手。

“不小心用力过度了”要是被发现就糟糕了,他将猫的尸体举到面前,贪婪的嗅着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味“那我就不客气啦!”


“呃”肚里的东西搅作一团,绿谷不得不捂着肚子忍着剧痛在凌晨醒来。

“咳咳...”喉咙里直发痒,他对着洗漱池试着咳了几下,然后看着一池子的黑色毛发心里直发怵。

“这什...唔...呕”没来得及细想,胃里又有些东西翻了上来。


“咳...生肉?”胃液和一些稀碎的猩红色肉块被吐出来“怎么还有个蓝色的...眼...眼球?!”


他望着那只晶蓝色的眼睛,手开始有些颤抖。


“我...我都干了什么?”


(3)

“叮”突然响起的信息声在凌晨安静的氛围里显得十分刺耳。

绿谷还没从刚刚的刺激中缓过神,身上已经起了一层鸡皮。


屏幕在黑暗的环境中泛出淡淡的荧光——“A市区23街有一名高中生被劫持,其家长接到绑匪的恐吓电话。为了避免大范围的骚动,请[木偶]先生一个人前往解决。”


“呼,原来是任务啊”绿谷舒了一口气“刚好,赶紧完成以后去小食店吃点东西。”


深巷里,少年稀碎的哭泣声从胶带后穿出,男人凑近他的后颈,却啐了一口。

“他妈的,怎么还是个A!”

“呜...”

“给老子闭嘴!”


“唉,现在什么人都敢出来犯罪了吗?”绿谷蹲在他们正上方的屋顶,准备找好时机一招控制住局面。


等等...脑中突然混沌起来,他努力保持清醒,但只能感觉身体的主控权正在被一点点抽走。


“你先睡会吧,之后的就交给我了。”


“不要怕”他轻盈的从屋顶跳下来“因为——”

翠绿色的眸子逐渐变深,他朝着眼前的大块头微笑着“我来了。”


(4)

“诶?到哪里去了呢?”绿发少年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深巷“只是单纯的躲起来是没用的哦?”他的尾音微微上翘,语气中夹杂着一丝兴奋与欣喜。

男孩蜷缩在肮脏的垃圾桶后,捂着嘴不让自己粗重的喘息声从指缝钻出。脚步声慢慢靠近,心跳频率快要到达极限。他的瞳孔失了焦,望着远处那具支离破碎的尸体。


浓郁的甜橙气息慢慢覆盖了身边的腐臭味,他惊恐地朝缝隙外望去,却对上一双深邃的绿眸。


“原来你在这里啊”嘴角血迹还未干涸,他顺手抹了抹,赤红色在脸上蔓延开来。


“不要害怕,我是来救你的哦。”


“你...你不是人偶哥哥...”男孩的身体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抖起来,他想往后退,却发现早已无路可逃。


“真烦恼啊”[绿谷]感叹了一句“既然被发现了,那就只好——”


“吃、掉、你、咯。”


事务所。

“你的意思是,到的时候人质已经被杀了?”饭田不可思议的看着一脸无辜的绿谷“而且还让歹徒跑了?”

“因为晚上精力不太好嘛”[绿谷]揉揉头发,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不是什么大事。”

“绿谷君?你...好像有点奇怪?”

“啊?哈哈,没有休息好,就会说点胡话啦。”


好险,差点露馅。

[绿谷]借上厕所躲过了饭田的追问,他背靠着门“喂,醒醒。”


TBC




































[轰出胜]恋爱小偷(1)

简介:那个男孩,好色下流,轻浮庸俗,恋爱小偷。


Cheaper 1

“呸呸”绿谷皱着眉吐掉刚刚吃进去的绿色糖果,打开随身携带的背包。

“啊...”他沮丧的晃着一个小瓶子,里面只剩下一点彩色糖渣。


“为什么最近的人感情这么难吃?”他闭上眼睛,脑子里闪过那个女孩对男孩的回忆。


“呵呵,这个蠢货。”女孩亲吻着一个满脸通红的男孩“要不是因为钱,老娘才不会答应你呢。”


“居然是为了利益...难怪”绿谷吐吐舌头“是苦的呢。”

他站起身,悬浮在楼顶双手叉着腰“真是的!这种人渣不配拥有爱情!”


“咕”肚子发出奇怪的声音了...

“饿死了...唔...?”空气中夹杂着一丝甜甜的气息,绿谷不自禁猛吸了一口“哇啊!是少女恋爱的味道!”


绿色的瞳孔闪烁着兴奋的信号,他捂着脸开心的在地上滚来滚去“啊啊,轰君说的没错!校园真是个好地方!”


“学长...”一个扎马尾的女孩子将手放在身后,信封因为她的紧张被攥出褶皱。


“粉红色的!”绿谷不可思议的看着手心躺着的一把粉红色糖果“小姐姐是有多喜欢这个金毛小子才会有这么多美好的感情啊!”

“那我不客气啦”他坐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一棵树的树枝上,双腿来回的晃动。


“嗷呜!”糖果在嘴里慢慢融化,甜丝丝的绕过舌头,游走在口腔里。

“好甜!”绿谷浑身打了个激灵,他仔细的品尝“好像还夹杂着一点...酸酸的味道...”


他没有一口气吃完,而是把剩下的小心放进瓶子里储存起来。

“好么好的东西可不能白白浪费。”咂咂嘴,绿谷向男孩子伸出手。


红色的棉絮状的感情飘向他,化成火焰一样的糖果,有些烫手。

“呜哇哇!”他险些从树上跌落下来。


“第一次看见红色的糖果,还这么烫!”他不满的吐槽着,将糖果在两手间来回捣鼓。可还没放进嘴里,就听见了女孩子抽泣的声音。


“对...对不起...我不会再打扰你了!”


糟了!刚刚只顾的自己享受,不小心把她的感情全抽走了!

绿谷懊恼的拍拍脑袋,开始查看女生的回忆。


他身边,总是有很多优秀的人,像我这样平平无奇的女生...

他今天捡到了我遗失的钱包!终于说上话了,原来他叫爆豪胜己...

打篮球的样子,好帅!

我要跟他表白,不管成不成功!加油竹园晴子!你可以的!


“那个...可以和我交往吗!”我终于鼓起勇气将自己的感情告诉他了!好紧张,会不会被拒绝呢...


“我认识你吗?”


“诶?”


回忆结束。

绿谷感觉鼻子有点酸“啊等等!”他掏出瓶子,里面粉色的糖果已经变成了灰色的。

“啊啊啊啊啊!王八蛋!”


“喂,你!”金毛小子插着兜走到他所在的树下“偷看别人表白很好玩吗?”


“what?!”绿谷一愣“你...看得见我?”

“废话!赶紧给老子滚下来!”


哦呵臭小子,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到主动来找麻烦了?


绿谷跳下树,指着他的鼻子“既然你看得见我那就好办了,我命令你,赶紧,给那个小姐姐道!歉!”

“哈?”爆豪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眼前这个绿毛矮子“你他妈谁啊?凭什么命令老子?”


“你!!”绿谷被呛得说不出话,气鼓鼓的瞪着他许久,举起拳头捶他胸口“你这个王八蛋负心汉!无耻卑鄙下流!”

“神经病吧你!”爆豪捉住他乱捶的小手,将脸凑近“在闹信不信把你拖出去喂狗?”


“我...呜呜呜...”用尽了自己在人间学会的所有脏话后还没啥作用,绿谷越想越气,竟然小声抽泣起来。

“喂喂...”看见绿谷眼泪直掉,爆豪感觉自己像个欺负小朋友的暴徒,他有些无奈的放开他的手“我又没真把你喂狗,你哭什么...”


“你懂个屁啊!”绿谷愤愤的用手背擦掉眼泪,留下一句话,瞬移到了家里。


“我操?凭空消失??”


“这个...该死的...呜...金毛混蛋!”绿谷用纸巾擦擦鼻涕,顺手塞了两颗红色糖果。

“啊啊啊!好辣!”辛辣窜上舌头,喉咙像被火烧一般灼热。


“咕咚咕咚”大半瓶可乐进肚,才稍稍缓解。

“可恶!丢脸丢到人间去了!”他猛的捶了一下桌子“嘶!好痛!”


“再见到他我一定弄死这个混蛋!”


今天遇到的那个绿毛矮子是真实存在的吗?怎么可能瞬间就不见了?

爆豪单手撑住自己的下巴望着窗外,他实在搞不懂,难道自己精神出问题了?


“给定两个命题,对任意实数...爆豪!”

“喂”见爆豪没反应,后桌用笔戳戳他的后背小声提醒“老师叫你呢!”


“哦?”他懒洋洋的站起来“怎么了?”

“你学的挺好嘛?这是新知识点!”

“选D。”爆豪打了个哈欠坐下了,仍然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咳咳...成绩好也要注意听讲,来我们继续看这道题...”


“要是能在见一面就好了。”爆豪摸着领口,刚刚被那个软绵绵的拳头捶过的胸口还有些发烫。

“有趣。”


“早知道应该全部吃完的。”绿谷趴在床上用被子捂住头,嘟着嘴跟自己赌气。

“好久没吃到那么甜的感情了...”他撇撇嘴“都怪那个金毛混蛋!还...还威胁我要把我扔出去喂狗!”


“咕噜噜”

“哼”一脚踢开身上裹着的被子,绿谷坐了起来,可怜的摸摸肚子“饿了...”


TBC

轰君前期不会出现,但是当你们看到他时就代表【开虐了】!


[天子]猫都瞧不起我

孟子坤×赵天宇

请你打开手机播放一首【猫都瞧不起我——花粥】


“吃饭了吗?”孟子坤看着疲惫的男人,贴心的问。

“还没呢。”赵天宇摸摸他毛绒绒的脑袋“等会还要回去上班。”

“那你早点回来啊。”孟子坤撇撇嘴委屈的喝掉手中的奶盖和他说拜拜,如果要抱抱的话就会显得不乖了。


真是拿自家小祖宗没办法啊。

赵天宇无奈的伸出手“要抱抱?”

“嘿嘿~”孟子坤开心的扑进他温暖的怀抱,还在唇上落下软绵绵奶香的吻。

“好了好了,要迟到咯。”


孟子坤依依不舍的放开,目送赵天宇带上门离开。

心里还是不大愉快,也说不出是哪里很奇怪。

最近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他俩也没有明确公开过关系。

一直都是同居在一起,亲吻的次数却越来越少。


那么多人喜欢他为什么偏偏和我住一起呢?

孟子坤坐在沙发上晃着腿,咬着棒棒糖,看着游戏机里的血条的闪烁着。

或许只是自己心甘情愿总想成为他的备胎吧。


“喵!”奥哥跳上茶几,打翻了桌上的饮料。

黏黏糊糊的甜腻液体悉数落到游戏机上。

唰地一下黑了屏。


哼!你欺负我!连你的猫也欺负我!

孟子坤捉住预备逃跑的奥利奥一阵蹂躏。

惊的奥哥扑腾的乱抓。

“小坏蛋!”孟子坤举起奥哥凑到眼前“是不是天宇对你太好了?不知道家里的地位了?”

“啊啊啊!”猫爪一挥,一道血印子留在了脸上。

孟子坤手一抖,放开了猫。


“去你妈的威猛先生香蕉船啊啊啊!”孟子坤跑到卫生间照照镜子,果然被抓的地方留下了印子。

就连猫都瞧不起我!

“我迟早把你旋走!”


后来赵天宇回家看见大眼瞪小眼的一人一猫,不觉的笑出声。

家里两个小活宝呀!


“你看看你看看!”孟子坤把脸凑近他“都是它挠的!”

“好啦好啦,坤儿最听话了,和一只猫吃啥醋呢?”

“我不管!”孟子坤抽抽搭搭的说“你最近变得好忙,每天早出晚归,也不亲亲我!”


“傻坤坤”赵天宇拉着孟子坤进了房间,陶出一沓红票票“我不出去怎么赚钱养你和奥哥,怎么去吃大餐呀?”

“可是可是……”孟子坤低下头“你都没有说过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原来是在意这个啊?赵天宇有些自责,都怪自己没说清楚。

“你是我最最重要的人阿。”捧起小孩的脸,温柔的吻了上去。


END


[天子]论一段妖怪之间的恋情能持续多久?

灵感来自空间的一个梗

欢脱向

千里光坤×款冬花宇


山下有个千里光精。

山上有个款冬花精。

作为两只妖精,每天都过得非常无聊。


不如变成人类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于是款冬花摇身一变——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身着淡黄色衣袍。

他勾起一抹笑容,朝青楼走去。


再说说千里光,本想变个女儿身,没想到修炼不够学术不精——成了一个187的壮小伙。

他照照镜子——咋还是张娃娃脸?

一顿捶足顿胸,决定去青楼碰碰运气。


“哟这位客官,以前没见过您呀,怎么称呼?”一个浓妆艳抹的大娘笑盈盈的迎了上来。

千里光吓的身子一抖,脑子里飞快思索起来。

“在下姓孟”他从袖子里掏出银两“把你们这最好的姑娘都给爷!”

老鸨看着闪闪发光的银子大喜,连连点头“哎呀孟公子,您先去房内等候,姑娘一会就来!”


不一会,款冬花也来了,看着琳琅满目花枝招展的姑娘,他居然一点感觉也没有。

“老板娘”他也从袖里掏钱,突然面露难色。

糟糕,忘记带钱了!

折下几根枝叶,咻的变成了银两。

“咳咳,来几壶酒。”

“客官怎么称呼阿?怎么会来此地只饮酒不做乐?”

款冬花突然尴尬了一下“赵……赵……”

“赵公子?好好好,马上给您上酒!”


两杯酒下肚,款冬花有些飘忽。

晃晃悠悠来到门前,也没见敲门就闯了进去。

正在和妹子潇洒的千里光吓了一跳。

这特么的什么玩意儿?

模样倒还俊俏的很。


摆摆手“你们,先下去。”

毛绒绒的脑袋在怀里蹭着,千里光捏捏那人软绵绵的小脸“还好老子是个有操守的妖精,不然现在就办了你!”


款冬花突然抬起头“先生…您真好看…嘿嘿…可以亲亲我吗…唔……”

千里光忍不住俯身稳住了他的唇。

苦涩的气息交缠在一起,两人直皱眉。

自己本身就味道苦辛的千里光并没有在意,倒是觉得此人身上有股说不出的异香。


遭了!时间要到了!

千里光抱着熟睡款冬花从窗外跳下,只听见青楼里老鸨惨叫“啊啊啊啊啊!银子怎么变成花草啦!”


第二天款冬花醒来,发现身边竟然有个男人!

他脑袋有点发胀,刚想起身却发现腰间异常疼痛浑身无力。

哇靠,他又看看身边的男子。

那人已经被他惊醒,眸光邪魅的看着他。


“昨晚可否满意?”

“你……你你你!”

“叫我坤儿吧。诶,你别哭阿!”


款冬花有点难受,虽然这位叫坤儿的男人生的确实好看,但是还是不能接受自己居然被一个男人上了的事实。

他抽抽搭搭得哭起来“你……你要对我负责哦……”

孟子坤听到这话不禁一喜,一把搂住款冬花纤细的腰身“那娘子…呸呸呸…你怎么称呼阿?”

“天……天宇?”

“甜芋?”卧槽老子媳妇好可爱啊啊啊!


赵天宇看着孟子坤一脸痴汉笑,伸出小手在他胸口轻轻捶了一下“干……干嘛啊!”

“甜芋!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啊!”


于是两只妖便没羞没躁地生活在了一起。

因为不知道对方也是妖怪,所以两个人兢兢业业地每天把自己的化性形变老一点,起码要陪对方过完这一生。


在那个人们平均寿命不到五十岁的小城镇里,两个智障活了一百年以后对脸懵逼。


“为什么区区凡人能活那么久啊!”


END


杨杳沙雕表情包上线(*'へ'*)

[轰出胜]暴力直播(1)

一个直播杀人,xx等18禁红灯网站

 

 本章预警


拳交+人兽+非重要人物死亡+血腥暴力描写


Fork&Cake世界观

Cake——天生就[非常美味]的人类。对于Fork来说,像是最高级的蛋糕,犹如甘露般的存在。全身除开毛发与指甲(但如果与其他部位一起食用也会有甜美的味道),都能够成为美食,如:眼泪、唾液、精夜、皮肤血肉.....而且每个Cake的味道都有所不同,对于Fork来说或许就像是[巧克力、鲜奶油、焦糖.....这样有着不同的味道。眼泪、唾液也像是果露一般甘甜。除了能被Foke品尝到美味,和普通人没有区别。
(许多Cake是在遇到Fork之后才知道自已的身份,并且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味道。)

Fork——能够感受到Cake之美味的人类。大多数都后天性失去味觉。在没有味觉的世界里生存着的他们,在遇到Cake时,就会本能的产生[好想吃掉Cake]的欲望。Cake的一切对于Fork来说,都是甜美的诱惑。一但被社会判定为Fork,就会被社会视为[预备杀人者] (因为曾发生过Fork捕杀Cake事件,但是是极少数),所以很少有Fork主动暴露自己。除了后天性失去味觉和在食用Cake时能感受到美味以外,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有许多Fork会因为想吃掉眼前的Cake欲望太过强烈,而失去理智发挥出超出平常体能的案例,但是也有意志顽强的Fork理智冷静的对Cake进行捕食)

      *:只有极少数Foke与Cake会结为伴侣。
      *:Foke不品尝Cake不会发生什么,顶多一直过着没有味觉的生活。同样Cake不被品尝也不会发生什么。
      *:世界上有着Cake与Fork以及普通人,三类人的存在。
      *:前两者是被食用与食用的存在,也是被捕食者与捕食者的存在。
      *:对Fork来说Cake是至高无上的美味。
      *:Cake为了防止被Fork捕食会在身上的关键点贴屏蔽贴,每个Cake身上的关键点不同。
      *:Cake是被社会保护的。

 


可能引起不适,慎重点开

http://暴力直播

 

 

序言是绿谷被陷害的原因,有轰出场。下一章有咔!


[天子]惩罚游戏+牛奶香槟

两个R18

 

惩罚游戏预警:
胁迫车

 

牛奶香槟预警:

抬抱式+小奶狗成年礼

 <a href="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401685"><strong>

 

 

AO3食用教程

点击【proceed】即可!

【牛奶香槟】请在看完【惩罚游戏】后找最上面一排,点击【next chapter】

 

 

食用愉快!

 

[胜出]情蛊(R18)(1)

简介:情蛊。发作期一个月。
被下蛊的人将会连续一个月每天都需要和下蛊者欢爱缓解蛊毒,否则将会遭到蛊虫噬心而死。
下蛊的人在这一个月内每做一次就会在身体上添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参差不齐,流脓淌血,无法愈合。
一个月后,如果被下蛊的人没有爱上下蛊的人,两个人都会被蛊毒反噬而死。

伤人伤己,拿命换你。
你会下蛊吗?你会死吗?

Chapter 1

本章预警:抬抱+非自愿

http://情蛊 (1326 words)

AO3食用教程 点击proceed即可!

 

[胜出]绿谷出久的初恋乐园(1)

暴力/r18/三观不正/有原创人物 

简介:那孩子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kiss,呼吸,就连他身上的体液也都是我的。

17岁B咔×16岁O久

 

Chapter 1

 

http://午夜拥抱计划 (1243 words)

 

AO3食用教程 点击proceed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