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杨杳

浅显者蒙蔽于薄纱,越权者迷失于雾气。
欢迎私信找我唠嗑!(我真的十分好相处!)
高三理科狗一只!有时间就为爱发电!
吃的非常杂!除了日番还喜欢美番美剧!各种区域都有涉及!
MY BABY @轰焦汁鱼

[胜出]情蛊(r18)

情蛊。发作期一个月。
被下蛊的人将会连续一个月每天都需要和下蛊者欢爱缓解蛊毒,否则将会遭到蛊虫噬心而死。
下蛊的人在这一个月内每做一次就会在身体上添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参差不齐,流脓淌血,无法愈合。
一个月后,如果被下蛊的人没有爱上下蛊的人,两个人都会被蛊毒反噬而死。

伤人伤己,拿命换你。
你会下蛊吗?你会死吗?

Cheaper1 
请点此链接  ao3  饱餐一顿( • ̀ω ⁃᷄)✧

(只需要点击Proceed即可食用!)

本章预警:抬抱式+非自愿

刚注册AO3!
和之前的设定完全不一样!!!可以说是回炉重造!每章都有肉!
这次炖的肉有点少(因为试水)以后会粗大长的!

非常非常想要评论了(*꒦ິ⌓꒦ີ)哪怕只有几个字我都会开心的螺旋上天呜呜呜(つД`)

[轰出]我的室友是个BL画手每天让我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上)

我的室友是个BL画手每天让我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上)
论坛体 全员助攻
略ooc

1L 世界第一欧吹!【楼主】
虽然有点难以启齿,但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的室友,刚接触的时候浑身散发着高冷的气息,还长着一副初恋的面孔...
没想到啊没想到!
他居然是个p站知名bl画手!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你睡觉睡得好好的感觉一双手脱了自己的裤子,还有一股目光盯着它看,你说恐不恐怖?
我十几年的清白,就这么被人看光了(*꒦ິ⌓꒦ີ)

2L
哇这么刺激!前排前排!

3L
第一!靠抢我沙发!

4L
Lz是男孩子啊!那你的室友....

5L
刺激刺激!

6L
Lz快说啊他把你怎么了!

7L
Lz是不是快被掰弯了?

8L
盯着你的下体看...

9L
叮裆喵上线~

10L
+1

11L 世界第一欧吹!【楼主】
我可直了!

12L
捕捉野生lz!

13L
Lz现身了!赶紧拿好爆米花和小板凳!

14L
看戏看戏!

15L 世界第一欧吹!【楼主】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近他在浴室里装了摄像头!
我居然一直没发现!
有一次上完课回寝室,看到他的电脑开着就瞄了一眼...是我洗澡的视频!?
呜呜呜好难过啊...
鬼知道他把我的身体画给多少人看过....

16L
求视频!

17L
求视频!

18L
哇哇哇这是要出本子的节奏!

19L
弱弱的问lz身材好嘛...

20L 世界第一欧吹!【楼主】
很羞耻啊!你们这都什么人啊!

21L 最爱女孩子欧派嘿嘿嘿
【图片】(半裸腹肌)

22L
突然出现知情人士?!

23L
这个子看起来不高诶,lz不会是新大一的学生会副主席吧?

24L
难怪室友对你感兴趣~

25L
副主席不是和主席一起住吗?

26L
一看就是健气受~

27L
居然有腹肌吗?!

28L 世界第一欧吹!【楼主】
这这这谁啊!怎么把别人隐私发出来!

29L
我去,那么说学生会主席是...耽美画手...

30L
靠!明明长得那么禁欲!

31L
我的初恋男神啊!!

32L
果然人不可貌相...

33L 世界第一欧吹!【楼主】
据了解,他不玩校园论坛,所以我就敞开心的说了!
你们眼里风度翩翩举止温文尔雅的学生会主席!
轰学长!
是个bl画手!
他还威胁我说我如果说出去就...
但是who care!
今天我就来给大家扒一扒他对我做过的不可描述的事!

34L
请开始你的表演!

35L
正戏要开始了!

36L
看戏看戏!

37L
感觉lz立了一个死亡flag...

38L
你开心就好

39L
坐观

40L 世界第一欧吹【楼主】
有一次我去上高数,他给我发了条消息:握住你的xx,我找不到感觉去画。
神经病吧!正在上课啊!
于是我就回了一-句:干什么!那么羞耻的事我才不干!
他发了一-张图给我:(哦是吗)不发就拆掉你的欧尔麦特等身手办!
???
这是人吗!
没办法我只能假装握住空气,结果他对我说:你这么空握着我怎么画?找个柱形体替代一下。
我很无奈的拿起桌上的绿茶,他又发了一条:放在xx的位置!
变态吗!我脸往哪搁?课上那些小姐姐怎么看我?
我看着他的消息:不发就等着给你的手办收尸吧(微笑)
我发!我发还不行?
当颤抖着手把瓶子放在裤裆的位置,就感觉前面有一种炙热的目光盯着我..
是的,教授对我说:绿谷同学...你..你在做什么..
于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到我身上来了,还有我裤裆_上的饮料瓶...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

41L
哈哈哈原谅我不厚道的笑出声

42L
心疼lz哈哈哈~

43L 最爱女孩子欧派嘿嘿嘿
你还敢继续发啊?等着受到轰主席的审判吧@冰冻荞麦面

44L
哟,看来是亲友团

45L
欢迎欢迎!

46L 世界第一欧吹!【楼主】
你是峰田吗???你你你刚刚艾特了谁?!

47L 最爱女孩子欧派嘿嘿嘿
哈哈哈没想到绿谷你也有今天! @电气小王子@轻灵@铁血真男儿 出来看戏!

48L 世界第一欧吹!【楼主】
怎么没人告诉我这么多人都玩论坛啊!

49L
哇有戏看了

50L
Lz你自求多福吧

51L
坐观!

52L 世界第一欧吹!【楼主】
啊啊啊我先回寝室把所有周边收好!

TBC

——————————
评论是第一生产力!
欢迎大家私信(●'◡'●)ノ❤

[胜出]日界线(ABO)1

出轨/暴力/r18/反社会/怀孕 要素有,不适者注意避雷
17岁B咔×23岁O久
ooc属于我,有原创人物,禁止ky
简介:爆豪胜己是个对性极不敏感的少年,可是他遇见了绿谷出久——一个唤醒他的欲望,想亲吻甚至合欢的男人。可惜,他不属于他。

Cheaper 1
“啊,打扰了”爆豪光己对面前的男人鞠躬,看见旁边的少年不为所动,强忍着怒意按下他的头“快跟老师问好。”
“都说了不许摸我的头!臭老太婆!”
“这小子脾气有点暴躁,还请多多包涵。”
“那是自然。”渡边信微笑着,“请进来坐坐吧。”

爆豪没说话,那个男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眼睛里流露的满是说不清的暧昧和欲望,果然——让人不爽。

整个屋子里透着一股奢靡的气息,没有一丝生气。

“渡边老师是一个人住吗?”
“啊”渡边信犹豫了一下,像是在掩饰什么“我爱人今天不舒服,不方便接客。”
“这样啊,您真疼爱他呢。”

两人尴尬的拉着家常,爆豪有点烦躁,也懒得听他们寒暄。
“喂,你们慢慢聊。”
他干脆起身离开客厅,赏玩起房间里的珍宝。

“这孩子!”
“没事的,光己太太,我去看看。”

踱步到二楼,气氛更压抑了,却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哈...啊...”微小的喘息声透过门传到耳朵里,爆豪身后猛的激起一阵战栗。

这个房间,好像还没进去过。
他伸出手欲推开,肩膀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按住,“爆豪同学”渡边俯下身子在他耳边轻声警告“好奇害死猫哦。”
温热的鼻息搔弄着少年敏感的颈窝,成年男性的压迫感让他倍感恶心。
“啪”他利落地打掉钳制着自己的手“谢谢您的提醒。”

渡边望着爆豪下楼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他轻轻的敲敲门,呻吟声便停止了。

门背后的人在惧怕,求生欲让他将痛苦生生的咽回喉咙。

“乖孩子。”

“我说你啊,对渡边老师是不是有什么偏见?”拜访完后,这是光己对儿子说的第一句话。
爆豪没有回答。
“人家可是高材生,还说希望你可以多去向他请教呢。”
“烦死了!罗里吧嗦的!”

这种斯文败类,为什么每个人都被他迷的神魂颠倒。什么没结婚?还不是金屋藏娇?

爆豪不想和渡边信这个人有过多的交流。非要说个原因,大概是他太虚伪了。

作为学院里最受欢迎的Alpha老师,爆豪当然有耳闻。每天身边都簇拥着一群Omega,渡边到也来者不拒,一边树立自己伟大的教学形象,一边保持着和众多学生暧昧不清的关系。

要不是他搬到自己的小区里,还打算将自己已婚的消息瞒多久呢?
爆豪闭上眼睛,任凭水流从头顶漫过全身。

“爆豪同学。”
“啧。”本想低着头假装没看见,那人却走上前来堵住他的去路。
“如果有不会的功课,随时来办公室找我哦。”
“老师要是没事的话,我先走了。”爆豪面对渡边热忱的邀请,冷冰冰的回答,没给好脸色。
“这么冷漠啊,是老师做错了什么吗?”渡边慢慢靠近他,逼至角落。
“嘶!”爆豪有些庆幸自己分化成了beta,闻不到那该死的信息素,他面无表情的猛踩住渡边的皮鞋,抬起头轻蔑的看着他“抱歉啊”他又加了几分脚上的力度“我对老师,不感兴趣呢。”

“希望您以后少打我的主意。”

妈的。
想到这里,爆豪睁开眼单手撑住镜子。水雾氤氲上升,手掌和玻璃接触的地方逐渐晕开,水珠沿着镜壁缓缓滑落。

反向flag?
住在一栋楼,作息还一样,想不见面都难。
不过经过上次拜访,得知了他最重要的秘密,这个混蛋会对自己怎样呢?

他顺手拿起旁边带着皂香的浴巾,将它简单的围在腰间。

总之还是多避免正面交流吧。

“靠”
这是爆豪第三次被楼上的声音吵醒。睡眠浅的他不满的从床上坐起来,揉揉头发“这他妈才三点!”
从一点开始,楼上就不断传出奇怪的声音,一直持续到现在。精力也太好了吧?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怒意冲昏了头脑,爆豪带着混沌的脑子穿上拖鞋就往楼上跑。黑暗中他并没有看清门牌号,只是寻着声音。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房内的运动,声音停了下来,可是并没有人来开门。
“咚咚咚”爆豪又耐着性子重复了一边。

大约一分钟之后,门打开了一条缝,露出一双深邃的绿色眼眸。
“有...有事吗?”他颤抖着声音紧咬下唇,指甲不断在门框上摩擦。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爆豪对上那人躲闪的眼神,里面透出的绝望和无助让他从睡意中突然清醒——是他。


TBC
————————————
想要评论!!欢迎私信找我玩耍ヾ(´∀`。ヾ)













[轰出]その歯で私を砕いて

Fork&Cake世界观×【甜食】
@轰出产粮号
Cake——天生就[非常美味]的人类。对于Fork来说,像是最高级的蛋糕,犹如甘露般的存在。全身除开毛发与指甲(但如果与其他部位一起食用也会有甜美的味道),都能够成为美食,如:眼泪、唾液、精夜、皮肤血肉.....而且每个Cake的味道都有所不同,对于Fork来说或许就像是[巧克力、鲜奶油、焦糖.....这样有着不同的味道。眼泪、唾液、精液也像是果露一般甘甜。除了能被Fake品尝到美味,和普通人没有区别。
(许多Cake是在遇到Fork之后才知道自已的身份,并且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味道。)

Fork——能够感受到Cake之美味的人类。大多数都后天性失去味觉。在没有味觉的世界里生存着的他们,在遇到Cake时,就会本能的产生[好想吃掉Cake]的欲望。Cake的一切对于Fork来说,都是甜美的诱惑。一但被社会判定为Fork,就会被社会视为[预备杀人者] (因为曾发生过Fork捕杀Cake事件,但是是极少数),所以很少有Fork主动暴露自己。除了后天性失去味觉和在食用Cake时能感受到美味以外,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有许多Fork会因为想吃掉眼前的Cake欲望太过强烈,而失去理智发挥出超出平常体能的案例,但是也有意志顽强的Fork理智冷静的对Cake进行捕食)

      *:只有极少数Foke与Cake会结为伴侣。
      *:Foke不品尝Cake不会发生什么,顶多一直过着没有味觉的生活。同样Cake不被品尝也不会发生什么。
      *:世界上有着Cake与Fork以及普通人,三类人的存在。
      *:前两者是被食用与食用的存在,也是被捕食者与捕食者的存在。
      *:对Fork来说Cake是至高无上的美味。
      *:Cake为了防止被Fork捕食会在身上的关键点贴屏蔽贴,每个Cake身上的关键点不同。
      *:Cake是被社会保护的。

凉意顺着褐色液体游走于舌腔内,齿间弥漫着爱尔兰冰咖独特的香味。
“味道怎么样?”轰冬美一脸期待的看着对面正在读晨报的少年。
“加了薄荷叶。”轰焦冻放下陶瓷杯“我很喜欢...”声音戛然而止,喉结上下翻滚着——能感受到的,只有凉意而已。

“我先走了。”
“诶?还早哦...”轰冬美有些疑惑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小声呢喃,漫不经心的收拾着餐桌,抬眼瞥见了摊在桌上的报纸。

“Fork通缉令?说起来,最近有很多Cake都被捕食了呢...真可怕。”

“居然对所有Fork下达通缉令?”轰坐在图书馆角落翻着书,本来想平静一下心情,结果脑子里全是刚刚看到的新闻“政府是疯了吗?”

“那个...不好意思...”旁边传来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这个位置有人吗?”

是错觉吗?在空气中竟然嗅到了一丝特殊的味道,若有若无的萦绕在鼻尖,径直钻进心窝里,痒痒的——是甜味吗?

轰摇摇头,替他拉开椅子表示旁边没有人。
“谢谢!”绿发少年甜笑着“我比较习惯坐在角落,很安静呢。”
“哦...”轰没有看他,那种甜丝丝的感觉已经将他理智一点点冲垮——好想进食!

“怎么了?”绿谷发现旁边的少年有些奇怪,他听见那人拼命抑制住的急促呼吸声,便扭过头担心的看着他“哪里不舒服吗?”
“你跟我来一下...”轰突然抓住他的手“我好难受。”
“诶?”

“砰”
轰用力关上门,将绿谷逼至墙角“Cake?”
“我...我不是...我帮你叫人来...”他小声的辩解着,额头上冒出细汗,欲推开轰想要找个借口离开。
“骗人。”触碰到颈后柔软的质地,轰轻松将屏蔽贴撕掉。
巧克力浓郁的香味迸发而出,整个小隔间都包裹着提拉米苏甜腻的奶油味。

“撒谎的孩子,是要被吃掉的哦?”
“不要...不要...”绿谷的声音有些颤抖,透露出内心对Fork的恐惧。
自己明明贴了屏蔽贴,怎么会被发现?
“呜...求求你...不要吃掉我...”生理盐水已经控制不住了,顺着苍白的小脸滑下。

“啊...不要舔...”温热的舌尖卷走眼角的泪珠,原本苦涩的液体在少年嘴里却是最甘甜的果露。
绿谷只是个未经人事的男孩子,哪里经的起这般撩拨。他的腿有些发软,腰身紧贴背后的瓷砖却被那人一把揽在怀里“呜...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死...”

可惜Cake无力的求饶只会让Fork更想占有他。

轰的脑子被少年身上散发出的香甜信息撞的七荤八素,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好想吃掉他!

“唔!”绿谷瞳孔突然皱缩,嘴唇被覆上柔软的两片,舌头强行撬开他的贝齿,在他嘴里游走。

巧克力的馥郁夹杂着乳酪和鲜奶油的稠香让人欲罢不能,轰干脆闭上眼仔细品尝。
甜以及它所能唤起的种种错综复杂的体验,交糅着,一层层演绎到极致。

越是挣扎,陷得越深,散发出的味道越浓郁。绿谷知道自己今天大概是要被吃干抹净了,想到这里,眼泪又忍不住往外涌。

“啵”唇齿分离,津液牵出几根银丝。
“别哭啊,多浪费啊。”轰小心的舔舐着他的猎物“你还是笑起来好看点。”
“你...呜...是不是要吃掉我了...”绿谷哽咽着,胸膛跟着呼吸一起一伏“我...我真的不好吃...”
“谁说要吃掉你了?”轰捏着捏绿谷的下巴“这么可爱的食物当然不能一口气吃掉。”
“啊...我...你要肢解我吗?呜哇...”绿谷听到这话,鼻子一酸,哭的更大声了。
“你们Cake对Fork是不是有什么误解?”轰被气笑了“谁会把你吃的渣都不剩啊?”

他松开手,从绿谷荷包里拿出新的屏蔽贴“知道这个怎么用吗?”
“我的屏蔽贴...这么在你这里!还给我!”这个混蛋!难道要以这个来威胁我?
没有屏蔽贴的Cake不就相当于任人Fork宰割了吗!

“我说你啊——”轰捉住绿谷乱动的小手,将白色小贴片贴在了他白皙的手腕上。
“这...?”绿谷愣住了,一脸迷茫的看着他。
“不知道自己的敏感点就乱贴,还好这个屏蔽效果好,就算你贴错位置也只会露出一点味道。”

“为什么这么做?”绿谷摸着手腕上的屏蔽贴,稍微有些安心了“现在放我走就不怕我打电话给政府吗?”
“不是所有的Fork都以捕杀Cake为乐。但我们也是人,也需要进食。Cake只不过让我们得到了味觉上的冲击”他有些遗憾的看着绿谷“你都不知道自己多可口。”

“诶...”绿谷的脸突然通红“不要说这么让人害羞的话啊!”
“算了”轰舔舔嘴唇“尝过一次也算是不遗了。”

“等等!”绿谷拽住他的衣袖“不嫌弃的话,请和我交往吧!”
“哦?”轰绕有兴趣的靠近他“我可是Fork,能随时吃掉你的哦?”
“可是...我觉得你很温柔啊,和那些Fork不太一样...”他抬起头,鼓起勇气“而且刚刚的行为,我并不讨厌哦!”

“这样啊?”轰单手撑住墙壁,将绿谷圈在墙角。他贴近少年的耳旁“不知道你的精液是什么味道的呢?”

END

————————
写的比较匆忙所以剧情推得巨快!有时间会二改的!
问了汁汁大宝贝儿小久是什么味道,最终敲定[提拉米苏]XD
Cake& Fork世界观跟ABO差不多,详细解释均出自网络!










    

【轰出】九月搞事活动w

@喵微儿 恭喜你得到了一个咕咕写手XD

轰出产粮号:

是群内轰出Only分组搞事活动哦,一共十五组,敬请期待呀!


注意同主题产粮活动截止到十月最后一天w




第一组:黑喵@库洛尼娅+竹子@明竹。 




第二组:iwa@iwa选手居然带球撞人+陌凉@【凉】 




第三组:落颜@落颜_轰出我磕爆!+小流@flow—小流




第四组:点点@冬咚瓜+秋秋@欧尔麦秋




第五组:嘲风@嘲风Iryeon+zero@communication




第六组:言歌@言歌+南南@南🌸冰淇淋四季春




第七组:枭晴@枭晴+楠楠@初九




第八组:味子@无味香精+酤@擅长发呆




第九组:咕咕@瘟+阿治@拟伥_03 




第十组:口口鸭@饭可可+十三党@致命发言




第十一组:吉利@吉利百代🍉高三休息整顿+抹绿@一抹出久绿




第十二组:而君@北号山+千霖@千千千千千霖呀




第十三组:九里@α-九+毛豆@毛豆腐




第十四组:微儿@喵微儿+杳杳@杨杳




第十五组:Zoe@Zoe叙事无能+飒影@飒影&顾枫痕+漫漫@LucKy 





[轰出胜]初恋乐园(1)

出轨/r18/反社会 要素有 注意避雷!
胜出未公开交往 轰→久 无个性 私设有
简介:可除了我以外,你心里还多出一个人。你瞒住我,我也瞒住我。

Cheaper 1

“那么,绿谷先生对轰先生是什么感觉呢?”
“啊...”绿谷对这样直白的问题似乎早有预料,他将身子凑近旁边的轰,仰起头甜笑看着他“轰是我最重要的人哦。”

太近了,甚至能看见对方脸上细小的绒毛。这句话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生根发芽,开出娇艳欲滴的禁忌之花。像吃了奶油糖果一般,好甜好甜的。

“啊啊啊啊啊”
“轰出女孩哭泣啦!”
“怎么可以这么甜啊!”
台下的粉丝高举着印有双方名字的牌子,尖叫声和哭泣声混杂在一起。

主持人也有些激动“请问你们私下关系也很好吗?”
“当然啦,轰还会给我做我最爱的猪扒饭呢!”

“喂绿谷!”耳机里突然传来男人有些恼怒的声音“别太过了,让轰圆场。”
轰显然也听出了经济人的不满,他叹了口气“了解。”

最后访谈还是圆满结束了,虽然事后绿谷被经济人狠狠训斥了一顿,但是他仍旧笑嘻嘻的“可是这都是事实呀!这样做,不是会给你们带来更多利益吗?”
“你!”经济人被呛得说不出话,他激动的站起身,手指着绿谷脑袋“人红是非多知不知道?真闹出点什么,还不是老子给你们平息舆论?”
“够了,以后会注意的。”轰将他的手按下,瞥了眼桌上的合同,拉着绿谷快步走出了隔间。

“轰君也是这么想的对吧?”绿谷捧着轰给他买的栀子花奶盖,小口小口的抿着。

是甜的吧?
奶盖上的泡沫沾了一圈也浑然不知,轰盯着绿谷的唇角,竟然有一瞬间,想亲吻上去。

“轰君?”绿谷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问你话呢?”
“啊,抱歉。”脸上留下少年指腹的温度,沉浸在自己幻想里的轰被戳醒,回过神来“你刚刚问什么?”
“哈哈,轰君真是的!算了算了”看到轰的反应,绿谷笑着拍了怕他的肩。

“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结束后两小时,各大媒体已经开始用这次的访谈大做文章,毕竟对象都是刚兴起的流量小生。
刚出道的绿谷出久和轰焦冻原本只是选秀节目里的互不相识的两个少年,节目组靠炒cp蹭热度。再加上长相不差性格也受大众喜爱,自然有很多cp粉为了他们花钱。

“轰出在线发糖”
“绿谷出久深情告白轰焦冻”
“轰出石锤!各位姐妹们都给我哭!”

轰焦冻倚在窗边,刚洗完澡头发上还挂着水珠。他握着手机,瞳孔里倒影出的浏览内容。一页页划过,他的嘴角情不自禁弯起一丝弧度。

“好喜欢出久小天使嗷!他太可爱了!”轰看见这条评论皱了皱眉,顺手回了一句“可惜他是轰焦冻的人哦!”

真是的!自己也太幼稚了,诶?

“今天访谈的衣服绝对是情侣装吧!出于私心p了两个小哥哥的结婚照,喜欢自拿哦!”

图片上的两个人穿着黑白反色的衬衣,胸前别着名牌,袖口的纽扣是金色五角星。绿谷歪着头笑得很开心,自己一脸宠溺的看着他。

原来当时流露出了这样的表情吗?

他长按图片,弹出来一条提示——
“是否保存图片”
“是”

温柔的黄昏带着薄薄的凉意,大多数人这个时候忙着回家做晚饭。戴着口罩绿发少年警觉的看了看四周,拐进一条小巷。

接通的那一刻,混乱的心跳才逐渐恢复正常频率。

“喂,小胜。”

“调情调完了?”少年强压着怒火的声音从话筒那边传到绿谷耳朵里,他的身体轻轻颤动了一下。
“小胜说什么呢,当初我参加这个节目的时候,还特地问过你的哦。”
“你跟老子说过要绑cp?”
“...这也是没办法的嘛,签了合同等于卖身契。”
“别他妈忘了你是有男朋友的人!整天跟那个阴阳脸腻腻歪歪的,你让老子怎么想?”
“我...”
“三个月,这是你第一次给我打电话。”
“一进去节目组就把手机没收了嘛...今天做访谈才有机会拿到...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小胜你啊!”
“你这个废久...”爆豪的声音突然温柔“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呜...”绿谷听到这话,声音有些哽咽“我也想你啊...啊对了!马上是小胜的生日啦,在忙我也要溜出来给你庆祝的哦!”

“人呢!该回公司了,记得上交手机。”
远处传来经济人的怒吼,吓得绿谷赶紧擦擦眼泪“我要回去了小胜...先挂...”
“等等”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私下少和轰焦冻这个人接触,想吃猪扒饭你回来我天天给你做。”
“小胜疑心太重了啦,我和...”

“快点!”
“啊啊来了来了!我最爱小胜啦!”

一阵忙音。
爆豪盯着已经黑屏的手机,脑子里全是头条里粉丝杜撰的消息。

如果公开的话,只会给废久那个家伙带来困扰吧?
抬眼,两人的合照撞进眼里。天色已经完全暗下去了,风带着凉意从领口窜进,在炙热的胸膛上划着圈儿,一圈又一圈。

街灯一盏一盏点亮了夜,暖黄的灯光拉长路人的身影。他们都低着头,只顾自己的莽撞前进,碌碌又匆匆。

爆豪抽出一支烟,放到嘴边却突然一顿。

“唔哇小胜你抽烟啦!不许亲我!”

犹豫了许久,火光还是点燃了烟卷。香烟的味道令人厌烦,它们随着尘埃起舞,紧紧的扼住了少年的喉咙。

如果重新来一次,我会选择做恶人。

TBC
————————

轰刷微博用的是小号XD

17(●・◡・●)ノ♥
祝自己生日快乐,要一辈子做自己的宝贝啊!

[胜出]幼驯染送了老子一个充气娃娃?

ABO-AO 双向暗恋

石墨 幼驯染送了老子一个充气娃娃?

中间的对话体请 点我看幼驯染深夜调情

不知道怎么就碰到老福特迷之g点了,与其等它解屏不如重发一次【脑壳痛
石墨链接应该可以点,防挂补一个微博链接石墨点不开请点这里!

[轰出]まだバレてないか?

轰焦冻×绿谷出久
标题【还没有被发现呀?】

玻璃窗上已经蒙上了一层浅浅的薄雾。手指轻轻划过,顺延滴下细小的水珠。

“啊!”擦拭过的窗外突然出现了一个少年的脸,绿谷吓了一跳,顺手打翻了刚刚买的热咖啡。

“没事吧?”轰赶紧跑进了教室,灰色格子的围脖遮住了他大半个脸。
“作业都被打湿了...”绿谷看着桌上浸泡在咖啡里的本子,无奈的拿出纸巾。
“...我是说你有没有被烫到。”轰有些紧张的想去抓他的手,却被那人灵巧的躲过了。

“没有啦!不过都怪轰君突然出现!”绿谷赌气似的将头扭到一边,脸上却染上了一丝红晕。
“抱歉啊...跟来想说给你带了早点的。”轰指指手里的纸袋“你本来就没有这个习惯,这种天气肯定懒得去买了。”

“唔...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草莓大福!”本想拒绝,可是眼前晃过一个软乎乎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白色团子。
“昨天回家的时候看到你盯着看了好久,喜欢的话真是太好了。”轰看着像小仓鼠一样进食的绿谷,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脸。

“唔...唔要捏偶惹(不要捏我啦)!”

“上课了上课了!”绿谷舔舔手指上沾着的糖霜,朝着轰露出一个招牌笑容“多谢款待!”

“绿谷同学,你的作业呢?”
“诶?我...”字迹已经被晕染开了,凑近闻还有股浓郁的咖啡味。

绿谷捏着皱巴巴的本子踟蹰的站起来——这要我怎么交啊!

“出去罚站。”
“老师”一旁的轰举起手“我也忘记带了。”
“呃...”女教师扶扶眼镜“那你也出去吧。”

“轰君居然也有没写作业的时候呀。”绿谷靠在墙边,仰着头调侃。
“写了哦。”
“诶?”

“听吗?”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副银白色耳机,分出一只递给绿谷。
“嗯...”

“这种课上着也没用,还不如到外面来呼吸点新鲜空气。”轰故作轻松的耸耸肩“而且你是因为我才罚站的。”
“嘶——”室外的温度比不过室内,风直从衣领里钻。

绿谷的校服外套搭在了座椅的后背上,现在身上只穿着件单薄的衬衣。
他往手心里呼呼的哈着气,试图让自己的身体暖和一点。

“围着。”轰取下了自己的围脖,套在了他脖子上。
“可是轰...”
你不冷吗?

话还没说出口,绿谷突然感觉一股暖意顺着指尖往上蔓延。

“冰的像铁一样,不要逞强啊。”轰握住他的手,揣进了荷包。

绿谷错愕的看着轰的侧脸,阳光撒在少年的睫毛上,倒映出一小片阴影。随着上下的煽动,在他心尖上跳着欢快的舞。

轰君真温柔呀。

“诶诶,你们说,轰有女朋友吗?”
“他和绿谷走的很近嘛...难道轰其实是...”
“嘘嘘嘘!”

轰端着餐盘径直走向绿谷所在的餐桌,完全没有理会哪些女生的闲言碎语。

“绿谷,我的猪扒也给你。”
“啊,谢谢轰。”

他不会是...回想起女生们说的话,绿谷脑子里一片空白,机械的将肉往嘴里送。
猪扒酥脆的外皮包裹着咖喱在嘴里迸发,喷涌而出的爱意便一发不可收。

万一,真的是因为我...
他抬起头,本想偷偷看一眼对面的人,没想到对方也正好在看他。

两人的眼神交汇在一起,奇妙的感觉在心里发芽。

“脸上有东西哦。”轰看着嘴角全是酱汁的绿谷,笑着朝他伸出手。
“我自己来!”

自己该不会是喜欢上轰君了吧?
他是否也有这样的感觉呢?

啊啊啊啊,捉摸不透啊!

绿谷抱着玩偶在床上打滚,他是喜欢轰的,可是同性之间的爱情,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被众人接受的吧?

况且...他身边有很比我优秀的人呐...

“轰君今年也收到了很多巧克力呢。”绿谷看着轰桌上摆的满满的本命巧克力,背在身后的手越发拿不出来了。
“因为不好拒绝呀。”轰小心的将它们都收进抽屉,突然想起了什么。

“差点忘了,这是给你的。”他手心里躺着一个小盒子。
“给我的?”绿谷疑惑地接过,打开一看,是一枚精致的巧克力胸针。

“这这这?”
“我也不会做巧克力什么的...你喜欢吗?”
“嗯嗯!那个...”绿谷鼓起勇气将差点捏化的巧克力递给他“不介意的话,请拿去吃吧!”

“给喜欢的女孩子的吗?”轰拆开包装,塞进一颗在嘴里细细品味。
“嗯...没有勇气送给她啦...”绿谷吐吐舌头,撒了个谎。

“很好吃哦,我要是她,能感受到你的心意呢。”

可是我对你的心意,还没有被发现呀。

如释重负的放下笔,最后一门的检验为高中辛苦奋斗三年画上了句号。
校门口,熟悉的身影正在等着他。

如果在不说出口,就没有机会了。

不能再等了。

“考的怎么样?”轰自然的接过绿谷的书包,反手搭在背后。
“那个...轰...”绿谷突然停下来,拉住了那人的衣袖。
“怎么了?”
“轰君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我真的...真的很喜欢。”
“绿谷很可爱,我也很喜欢哦。”

被当成玩笑了啊,绿谷心里一阵失落。随即抬起头,目光坚定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我是说,想和轰君成为恋人的那种喜欢!”
...
气氛一下将至零点,心脏快要跳出胸腔。

“说什么呢,我们是朋友啊。”轰笑着撞了一下他的肩膀“等会吃什么?猪扒饭好吗?”

这算是,被拒绝了吗?

表白后的几天,轰还是以前那样。没有可以的去避免和他接触,也没有反常的举动。
倒是绿谷觉得这样相处尴尬极了,有时候遇见对方都会绕道而行。

“干嘛躲着我?”填志愿的时候,轰终于逮住机会。
“哈哈,没什么。”绿谷干笑了两声掩饰过去,探过头去看他的志愿。

“如果是轰君的话,应该能考上比这个更好的学校吧?”绿谷歪着头难以置信的看着轰填上了一个二流大学,手里还攥着自己的志愿单。
“啊,因为她在哪里啊。”

她?
自己想过很多不被接受原因,唯独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原来轰早就有喜欢的人了啊。

绿谷愣了几秒“呃...她?”
“我的学姐,她答应我毕业就和我在一起。”轰朝他笑笑“绿谷呢?你想去哪?”
“我...我想出国。”框格里写着庆应大学,那是他琢磨了两三个晚上,觉得轰应该会填下的字。

而事到如今,自己也没必要去追逐他的脚步了。

“出国?真好呀,绿谷将来肯定前途似锦。”
“...嗯,谢谢轰君。”

原来自己的猜测是假的。

思念,不过是自己意淫出来的虚假感情。
只怪少年的太温柔,一个眼神让自己深陷其中。

绿谷拖着行李箱,驻足在机场门口。
他拿出手机,找到熟悉的号码。

“嗡”
“轰君,我马上就要去美国了。如果可以的话,想见见你。”

“轰,是谁啊?”女人勾着少年的脖子,贴近他的耳边。
“啊”轰瞥了一眼屏幕“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END

——————
发刀真爽!